Category Archives: 專欄文章

建制派要輸,民主派在區議會就要贏

(文:楊彧  圖:香港獨立媒體) 抗爭並不只是發生於街頭或者立法會,區議會也有。就像最近剛剛過去的8、9月,深水埗區議會內,民主派聯手對抗政府不合理、私相授受的撥款制度。 深水埗區議會的建制派接連多次遞交了今年度的活動撥款,我們民主派對其在利益申報與利益衝突的管理提出質疑,乃至邀請合作伙伴制度上,過程既不公開亦不透明,民主派過往已多次在會上表達對此表達極度關注,但建制派以至作為監察的民政總署都對問題視若無睹,為此我們不得不作出議會內的抗爭。 目前,深水埗區議會內,民主派佔11席,距離需要過半數左右議案票決的12席僅差一席,因此相對其他區議會,我們與建制派作出對抗的可行性是比較多的。 現時區議會的架構下,大會之下有五個常設的事務委員會,各種地區事務的主要撥款渠道,則是五個委員會及大會轄下的小組。雖然今屆建制和民主派的席數為12比11,但建制派卻一改當年民主派在深水埗執政時般平分主席位的做法,而是用盡方法壟斷了所有主席的位置,主席是有權邀請團體與小組合辦活動,我們看看以下一個例子。 在2017-18年度,區議會預計政府將會撥款二千六百萬元,其中處理野鳥問題非常設工作小組得到了6萬元的撥款,比起上一年度多了近3萬8千元,增幅超過一倍,該小組主席是民建聯的陳穎欣。民主派的委員曾在今年3月的小組會上,建議今年的撥款可用在搬遷家禽市場的工作上,然而主席對此建議卻不予理會,並在7月份的小組會前,再次邀請單一機構——西九社區共融服務中心有限公司為協辦的機構,他們申請了59980的撥款,負責在區內宣傳防止餵飼野鳥。西九社區共融服務中心是一個什麼機構?大家上網一查便十分清楚,這是新來港人士服務基金旗下的一個中心,而翻看基金的組織架構,我們看到梁美芬、謝偉俊是法律顧問,多名建制派的議員也是它的理事,包括深水埗的林家輝。如此的背景,如此的不透明,赤裸裸的利益輸送,這叫我們如何能夠通過此撥款? 根據議會常規,小組通過了撥款後,如果涉及金額少於10萬元,可經文件傳閱後,有三分之二的委員表示贊成撥款方可通過;由於民主派的議員數目超過三分一,因此我們在8月時以傳閱否決了連同這個撥款在內的數個同類型的申請。而建制派如果想要再通過該項撥款,只能將有關議程放上委員會中討論,這便是在9月28日的環境衞生委員會。 由於建制派在大會及各委員會的人數均過半數,加上不在席議員的授權票,投票的話有關的撥款一定可以通過。對於建制派這種「霸王硬上弓」的做法,我們只可以以離席以表達我們的不滿。碰巧當日建制派中有兩位不在席,造成委員人數不夠的局面,結果主席只好在半小時後宣告流會,有關的撥款便需要下一次會議再作討論。 其實到了下一次的會議,建制派只要有足夠的議員在席,有關撥款仍是會被通過的。但通過有關的抗爭,我們希望可以帶出兩個訊息: 首先就是現有區議會的撥款制度無論在申報利益、撥款分配、邀請合辦團體等的過程中都是千瘡百孔,各區議會在審批有利益瓜葛的在席議員可否討論或投票均有不同的標準,公平公開給區內各團體申請的非預留撥款只佔區議會總開支的一成左右,比預留撥款更少;不少團體經過無數程序只可申請到一萬多元的撥款,但經小組主席邀請的合辦團體,卻十萬八萬地申領,而那此公帑,卻往往只是用於印製紀念品及宣傳單張,或者是聚餐。 更深一層,我們希望告知香港市民,區議會現不只是一個討論地區民生的地方,它更成為了政府和建制派利益輸送的平台,對建制派來說,區議會已經淪為他們的提款機。如果大家不想看見立法會內制衡政府的力量變得更薄弱,大家就更加要重視區議會的議席,如果支持民主派的選民可以全部都在區議會選舉中出來投票,這將影響未來立法會及以至特首選舉的結果。 較早前相關報導: 〈深水埗民主派否決建制衛星組織撥款申請 涉利益衝突議員拒回應〉  〈區議會批咗啲公帑去邊???〉 (本文轉載到香港獨立媒體: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52464 )

廖成利:為何長毛申請保釋失敗?

「長毛」梁國雄在一一年衝擊公眾論壇,被判擾亂秩序及刑事毀壞罪罪成,雖有一項控罪撤銷和減刑,仍被判即時入獄四星期,其保釋申請遭各級法庭拒絕,包括終審法院(FAMV38/2014),長毛繼續服刑。

廖成利:高鐵延誤 誰來負責

高鐵工程延誤,建造費勢必超支,那麼應由誰負責呢? 工程項目主要包括三方,以高鐵為例是政府(僱主)、港鐵(項目經理)及承建商。先說承建商,如果延誤是因為承建商辦事不力導致拖延,當然應由承建商負責;但如因工程設計中途改動,或中途才發現要增加施工項目(例如原先沒有需要爆石的),就會追加「修訂項目」(VariationOrder),費用僱主負責。

廖成利:禍從口出

現實與虛擬世界都謾罵成風。 日前,慘被某高登網民誹謗為「雞蟲」的補習天王終忍無可忍,為保名譽而入稟高院,他要求頒令高登交出該網民的資料,獲法庭接納。高登遵從命令,交出有關言論的發帖時間及用戶當時的網絡位置,以便受害人繼續下一步法律行動。

廖成利:禁報道審訊 保陪審員中立

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被控貪污案剛開審,為何法官頒令禁止傳媒報道審訊內容?箇中主因是,這宗重大案件的被告會否入罪,將交由陪審團裁決,法官採取嚴謹程序,確保陪審團的中立性及公正性。

歐陽東:以藝術介入政治

近代的世界是「語言」的王國,一切都由「論述」去構成。新聞、報紙、網上討論區,包圍了我們的生活。社會上的能言善辯者可以興風作浪,而不善辭令的人只能任由他們控制和奴役。 筆者就是一個例子,我不善「語文」,是會把英文字詞錯置的學障者,在沒有學習障礙認知的八十年代受教育,前景就如困在魚排中的食用魚,任人屠宰。有時我們不過是需要公平的機會,一個相同的起步點,沒有黑箱作業,沒有官商勾結--但在政府和大地產商的霸權裡,沒有人發聲,沒有方法,也沒有答案。

「糧友行動」計劃 ﹣ 「食物轉贈」帶動「家庭發展」及「互助網絡」

民社服務中心轄下「糧友行動」計劃 (食物回收助人服務),運作三年來致力回收街市剩菜及面包,經過篩選後再配對至有需要人士,以減輕其生活負擔。本計劃近期致力發掘及跟進「家庭及婦女」食物領取者的需要,以過渡短期經濟困境並提升家庭生涯規劃能力,及建立關懷互助網以互相支援。

廖成利 : 四招提防租霸

日前,兩名香港少女在台灣喪玩租霸遊戲,不單不交租,更在單位大肆塗鴉、偷走電器等等,引起台灣人公憤,丟盡港人顏面! 台灣網民展開搜查,最後兩人行蹤敗露,被捕和解上法院。兩人在法官前認罪,哭求輕判,承諾以後會好好做人。 俗語有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把單位租出的業主,為免遇上租霸時無從追討,可考慮以下幾項措施。

廖成利:禍水與防水

清明時節雨紛紛,但近年天氣反常,今年更天降大雨冰雹。又一城商場水渠有垃圾淤塞,暴雨下天台積壓的雨水未能及時排走,壓爆雨水渠湧入商場,商戶便因水禍,財物損失慘重。

廖成利:網上輕狂

高登仔在討論區上貼文,揚言「我要學猶太人炸中聯辦」,被裁判官(ESCC3628/2010)判決「在公眾地方作出有違公德行為」罪名成立,判罰感化十二個月。不過,他輾轉上訴後竟獲終審庭判上訴得直(FACC3/2013)。此案亦確立了一個全新的法律原則:互聯網只是一個虛擬世界,不屬於該控罪所指的「公眾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