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議會事務

《為袁海文及一眾新人呼冤,棄選機制真的有用嗎?》

文:何啟明(民協副主席、深水埗區議員) 原文載於眾新聞,2017年11月7日   有聞民主黨羅健熙副主席就棄選論有進一步解釋,並引用上屆大選作例。筆者謹此向副主席分享對上屆選舉的觀察,以力陳棄選論之不可取。 首先,羅副主席以自決派候選人作例舉證民調1%都有當選可能,以此顯示資源並不是唯一突圍門路(但筆者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門路),然而自決派例子未必能再一複製,個個都參選唔通個個都係朱凱廸咩?反而,我提出有四名新丁候選人均能夠由民調低位達至當選,他們民調至少有三星期低於5.5%,最後仍能當選。分別是鄺俊宇、尹兆堅、林卓廷、許智峯四人,而這四人能夠同時告急,座擁的選舉資源是一眾大小政團望塵莫及。即是除了自決派因運動效應突圍當選另一方法就是以資源優勢當選,羅副主席若認為民主黨與一眾參選人是站於同一起跑線,就足以證明棄選論對選舉分析是只見政治光譜而漠視資源差距,有如食住自助餐問人做乜要挨餓之感。順帶一提參考2016年大選結果,有約7%選民繼續投票予棄選的泛民候選人。就以我本人為例,停止選舉工程後仍有一萬七千多名選民堅持投票支持我;而一萬七千多票實際足以影響候選人勝出與否。以2016年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結果為例,楊岳橋與周浩鼎票數只相距10,551票。可見棄選機制,得個「吹」字。 去年九月立法會選舉資料照片。美聯社 除「資源論」以外,我進一步提出另一種觀察。翻閱民主黨單仲偕與袁海文就兩區補選初選安排的言論,不下一次提及原則上民主黨不反對初選,但同時承認礙於與新同盟及青年新政的往日恩仇而未能同意一同參與初選。我當然相信民主黨不會為個別人選勝算而度身訂做任何初選方法。但我在此分享一位已退出民主黨的朋友對民主派初選的看法: 「首先要做好初選機制,如果沒有一個集體認受的制度,『全個民主派都對不住支持者』, 勢必頂不住建制派,拿不回『屬於民主派的席位』。他希望泛民有胸襟,即使彼此屬於不同的黨,有過歷史,都一同做好初選。他回顧泛民 2007年第一次初選,選出陳方安生,如果十年之後的今日也做不到,就是很大的退步。」 而我相信這亦是大部分關心此場補選的非建制派支持者誠心所願,望民主黨及羅副主席再三考慮。

《以本傷人民主黨 叫人棄選害香港》

文:何啟明(民協副主席、深水埗區議員) 原文載於眾新聞,2017年11月6日   補選明年3月舉行,由於時間倉促,如要初選,本星期就要做決定。上星期的會議中,絕大部份持份者已就初選細節與開支安排達成共識,現時只靜待民主黨回覆。席間持份者亦有提及「民主黨唔玩,我哋都照去」,且未有人明確反對。民主黨對棄選情有獨鍾,並且多次提倡初選不如棄選,對此,筆者不敢苟同。 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搞「初選」不如搞「棄選」 首先,民主派支持者非常期待初選的發生,以免鷸蚌相爭,建制得利。是次補選是單議席單票制,民主派必須協調出一位候選人,才可與建制較量。如果初選不成,大家各自出隊,民主派支持者定當十分失望,屆時補選未必出來投票,建制就此奪得議席,甚為可惜。即使棄選發生,由於民主派支持者投票意欲低,即使全體力捧一個人,恐怕都回天乏術,畢竟建制派的票是一個實數。 另外,棄選對候選人的核心支持者的打擊相當大。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筆者已試過,當時的支持者,無不大感錯愕,有街坊甚至杯葛投票。其中一位話:「個個都出,呢個係共業,有咩理由要其他人去成全一個人!」輸了初選,各個候選人尚可遊說支持者轉投另一候選人,理由是信服結果,大局為重。但投票日前棄選,核心支持者已對候選人十分失望,不會再聽任何呼籲,而且時間緊迫,棄保效應將會大打折扣。加上,現時未有一個鮮明的候選人能夠吸納所有光譜的票,所以更需要透過初選來提高候選人認受性。 現時的政治形勢已經同2016年截然不同,事實上,無一個政黨能夠承受棄選,或者民主黨夠大,血本無歸都不怕。初選實際是安全網,既可以防止「鎅票」出現,同時可以令「不自量力」者知難而退。所以,長遠可考慮初選成為一個固定可靠的機制,確保力量集中,對抗建制。 再者,棄選用的準則不外乎,民調、論壇等機制,與初選機制一模一樣。既是如此,何不立即初選,協調一位候選人,總比各自出隊,臨陣棄選為好。筆者作為一個棄選受害者,有深刻經歷,呼籲各位同路人,面對威權政府,建制派來勢洶洶,民主派必須團結一致,立即初選,切勿棄選。

【關注公共交通無障礙設施小組】正式成立

經過民協幾位區議員與【全港無障礙巴士關注大聯盟】的合作和努力,在上星期四(十月十二日)的深水埗區議會會議上終於成功通過,於深水埗區議會轄下新成立【關注公共交通無障礙設施小組】。民協何啟明區議員為小組主席。 【全港無障礙巴士關注大聯盟】早前進行了一個名為「巴士可落行動」,觀察及測試途經深水埗31條巴士線的巴士報站系統情況;日前他們發表了調查結果,指報站系統的可靠程度普遍不達標,對乘客相當不便。 何啟明表示,因應新小組成立,將會與大聯盟各成員組織商討如何進一步跟進,以促進巴士公司以至政府部門改善情況。

建制派要輸,民主派在區議會就要贏

(文:楊彧  圖:香港獨立媒體) 抗爭並不只是發生於街頭或者立法會,區議會也有。就像最近剛剛過去的8、9月,深水埗區議會內,民主派聯手對抗政府不合理、私相授受的撥款制度。 深水埗區議會的建制派接連多次遞交了今年度的活動撥款,我們民主派對其在利益申報與利益衝突的管理提出質疑,乃至邀請合作伙伴制度上,過程既不公開亦不透明,民主派過往已多次在會上表達對此表達極度關注,但建制派以至作為監察的民政總署都對問題視若無睹,為此我們不得不作出議會內的抗爭。 目前,深水埗區議會內,民主派佔11席,距離需要過半數左右議案票決的12席僅差一席,因此相對其他區議會,我們與建制派作出對抗的可行性是比較多的。 現時區議會的架構下,大會之下有五個常設的事務委員會,各種地區事務的主要撥款渠道,則是五個委員會及大會轄下的小組。雖然今屆建制和民主派的席數為12比11,但建制派卻一改當年民主派在深水埗執政時般平分主席位的做法,而是用盡方法壟斷了所有主席的位置,主席是有權邀請團體與小組合辦活動,我們看看以下一個例子。 在2017-18年度,區議會預計政府將會撥款二千六百萬元,其中處理野鳥問題非常設工作小組得到了6萬元的撥款,比起上一年度多了近3萬8千元,增幅超過一倍,該小組主席是民建聯的陳穎欣。民主派的委員曾在今年3月的小組會上,建議今年的撥款可用在搬遷家禽市場的工作上,然而主席對此建議卻不予理會,並在7月份的小組會前,再次邀請單一機構——西九社區共融服務中心有限公司為協辦的機構,他們申請了59980的撥款,負責在區內宣傳防止餵飼野鳥。西九社區共融服務中心是一個什麼機構?大家上網一查便十分清楚,這是新來港人士服務基金旗下的一個中心,而翻看基金的組織架構,我們看到梁美芬、謝偉俊是法律顧問,多名建制派的議員也是它的理事,包括深水埗的林家輝。如此的背景,如此的不透明,赤裸裸的利益輸送,這叫我們如何能夠通過此撥款? 根據議會常規,小組通過了撥款後,如果涉及金額少於10萬元,可經文件傳閱後,有三分之二的委員表示贊成撥款方可通過;由於民主派的議員數目超過三分一,因此我們在8月時以傳閱否決了連同這個撥款在內的數個同類型的申請。而建制派如果想要再通過該項撥款,只能將有關議程放上委員會中討論,這便是在9月28日的環境衞生委員會。 由於建制派在大會及各委員會的人數均過半數,加上不在席議員的授權票,投票的話有關的撥款一定可以通過。對於建制派這種「霸王硬上弓」的做法,我們只可以以離席以表達我們的不滿。碰巧當日建制派中有兩位不在席,造成委員人數不夠的局面,結果主席只好在半小時後宣告流會,有關的撥款便需要下一次會議再作討論。 其實到了下一次的會議,建制派只要有足夠的議員在席,有關撥款仍是會被通過的。但通過有關的抗爭,我們希望可以帶出兩個訊息: 首先就是現有區議會的撥款制度無論在申報利益、撥款分配、邀請合辦團體等的過程中都是千瘡百孔,各區議會在審批有利益瓜葛的在席議員可否討論或投票均有不同的標準,公平公開給區內各團體申請的非預留撥款只佔區議會總開支的一成左右,比預留撥款更少;不少團體經過無數程序只可申請到一萬多元的撥款,但經小組主席邀請的合辦團體,卻十萬八萬地申領,而那此公帑,卻往往只是用於印製紀念品及宣傳單張,或者是聚餐。 更深一層,我們希望告知香港市民,區議會現不只是一個討論地區民生的地方,它更成為了政府和建制派利益輸送的平台,對建制派來說,區議會已經淪為他們的提款機。如果大家不想看見立法會內制衡政府的力量變得更薄弱,大家就更加要重視區議會的議席,如果支持民主派的選民可以全部都在區議會選舉中出來投票,這將影響未來立法會及以至特首選舉的結果。 較早前相關報導: 〈深水埗民主派否決建制衛星組織撥款申請 涉利益衝突議員拒回應〉  〈區議會批咗啲公帑去邊???〉 (本文轉載到香港獨立媒體: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52464 )

為高樓齡屋邨的重建作啟航

   背景: 按照政府在 1987 年發表的《長遠房屋策略》,房委會推出「整體重建計劃」,目的是將第三至第六型的舊式公屋樓宇和早期的政府廉租屋邨有秩序地清拆重建。到了 1998 年公布的「香港長遠房屋策略白皮書」制訂了新的公屋屋邨重建策略,按「整體重建計劃」逐步拆卸和重建 566 幢在 1973年以前落成的大廈,多條大型公共屋邨如:蘇屋邨、石硤尾邨等,均在此計劃中安排重建,隨着牛頭角下邨(二區)在 2010 年完成清拆後,整個整體重建計劃已告完成。今天原址亦已興建新型公屋,為近年公營房屋供應提供重要來源。 直至 2014 年,房委會發表《22 個非拆售屋邨的重建檢討》 ,至今除華富邨、美東邨及白田邨已啟動重建計劃外,其餘 19 條公共屋邨均未有重建計劃時間表。近日,房委會公布公屋輪候時間屢創新高,當中有很大的原因是公營房屋落成量不足。鑑於過去特區政府及房委會一直未再有大規劃的重建計劃,以致單靠覓地興建公屋難以達標。而長遠而言,多條高樓齡的公共屋邨日趨殘舊,檢視及製訂新的公共屋邨重建策略是迫在眉捷,重建舊型屋邨能釋放未用盡的地積比率,提供更多公屋單位,長遠有助增加公營房屋供應。   要求及建議: 重建高樓齡屋邨需要有長遠的預先規劃,以預留合適調遷安置的公屋資源,一個完整的公屋重建計劃由構思到實行動輒超過 20 年。因此,我們促請政府及房委會應盡早策劃及落實推行,讓各條高樓齡屋邨有重建規劃時間表,以啟動各條高樓齡屋邨的重建計劃,釋放未用盡的地積比率,提供更多公屋單位 。 民協建議: 1.房委會應考慮以小規模(1-2座)重建方式推行高樓齡屋邨重建計劃,以避免因大規模重建需要凍結大量公屋單位。 2.房委會在規劃小規模清拆重建時,應採取「原區就近安置」原則,在原區就近規劃安置資源。  

【獨媒報導】深水埗民主派否決建制衛星組織撥款申請 涉利益衝突議員拒回應

原文轉載自: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1211  ============================================= (獨媒特約報導)建制派佔多數的區議會,在審批撥款時有主導權,部份被指明益其衛星組織。在深水埗區議會23席中佔11席的民主派日前出手,否決十一項涉利益衝突的撥款申請,民協區議員譚國僑指審批過程不公、不能接受,獨媒嘗試聯絡其中三名被指利益衝突的建制派區議員,全部拒絕回應。 審計署於今年4月公佈調查報告,針對七個區議會共122宗利益申報事宜,揭發其中73宗撥款、負責審批的議員與申請的團體有關連,涉「自己批自己」。署方建議收緊利益申報制度、確定執行利益衝突處理程序以及檢視現時遴選非政府合作伙伴的做法等。 深水埗民主派區議員,上週(8月3日)發表聯合聲明,指區議會仍未根據審計報告修正利益申報制度下,仍預留撥款予涉利益衝突的建制派地區衛星組織,稱「為保護議會制度公正和撥款制度的程序公義」,將轄下委員會及工作小組向區議會提交的13項撥款申請中的11項,只通過由鄰舍輔導會深水埗康齡社區服務中心及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深水埗綜合社會服務處的撥款申請。 根據《深水埗區議會會議常規》第38條,以傳閱方式通過撥款申請須得到不少於三分之二的區議員同意,而民主派在深水埗區議會23席中共佔11席,在傳閱文件上擁有否決權(門檻為8席)。 民主派議員聯合聲明中詳列11項他們否決的撥款申請中,涉及與負責審批的建制派區議員的利益衝突,其中合共申請逾10萬的《同「深」滅鼠「孚」聲頌》及《從「深」減廢大行動》,主辦團體美孚曼克頓之友社與民建聯區議員黃達東及張永森有利益關係。由勞聯智康協會有限公司申請9.9萬的《做個精明回收者》,該會副主席為區議員李詠民。 獨媒記者曾多次致電及留言三位建制派議員,惟截稿前均未獲回覆。其中記者在上週五三次致電黃達東,第一次在下午3時許,其秘書指:「黃生開緊會」,約一小時記者再次致電,秘書指黃仲「開緊會」,已傳達口訊。一名自稱「無名無姓」的辦事處職員接過電話,稱自己不能代表黃達東,但他指民主派議員的指控無理,稱「如果真係利益輸送,一般會交予 ICAC 處理,但如果指控沒有事實根據,即是一個誹謗」。記者追問會否採取實質行動,「無名無姓」職員稱「陣間打返俾你」,兩分鐘後「無名無姓」職員回電,稱他未曾閱讀有關民主派議員發出的聯合聲明,不能作出回應,黃議員本人會在稍後時間回應。記者約一小時後再次致電,秘書續指黃達東「仲開緊會」。 記者同於上週五三次致電張永森的手提電話,但其秘書同指議員「開緊會」,暫不能回答有關查詢。記者亦曾聯絡李詠民,但兩次均無人接聽。記者及後透過 Whatsapp 留言予三位議員,其中僅張永森職員在星期六早上回電,稱張需接觸深水埗區議會以了解詳情,下星期才能親自回應有關指控。黃達東及李詠民則截至今日(星期一)仍未有回覆。 圖:深水埗區議會主席張永森 民協區議員譚國僑接受獨媒記者訪問時指,現時區議會挑選非政府合作伙伴做法不公,大量資源流向建制派友好團體。譚國僑指目前有三項挑選方法,包括根據以往合作經驗、由主席提議及由工作小組成員提議,整個決定程序封閉,欠缺挑選的準則,今屆逾80萬預算中,所有非牟利慈善團體的申請均不獲挑選。 圖:譚國僑 譚國僑又指,工作小組成員多由建制派組成,而只有小組成員可以參與討論,令區議員往往在工作小組提交撥款申請後才得知計劃內容,但由於多個工作小組在會上一次提交多個計劃,議員根本無法好好審批。 參與聯署的公民黨深水埗區議員伍月蘭則指,曾在會上要求在審批撥款前,工作小組需按區議會常規向各議員派發涉及如何處理利益衝突小冊子,但區議會主席張永森稱:「不嬲(一向)都係咁做。」伍月蘭認為是「係上樑不正下樑歪」。 審計署報告批評區議會在「其他可供申報的利益」上未有清晰定義,譚國僑稱曾在區議會要求在社團擔任非主要職位的議員申報利益,但建制派議員稱沒有直接經濟得益,不需申報。他亦曾就此詢問民政事務總署署長,當時獲署長回覆稱即使沒有直接經濟得益亦要申報。 在深水埗區議會程序中,如議員與議題有利益衝突,需要在會上再次申報,並由主席裁決該議員是否需要避席或留在席上旁聽。惟譚國僑指作出裁決的情況「十分罕有」。伍月蘭指涉利益衝突的議員投票的情況十分普遍。 譚國僑重申「我們並不是否決活動,而是過程不公,不能接受。」他指文化藝術及活動專項的撥款申請全部來自建制派友好團體,但民主派議員並無反對,全因當時有公開徵選合作伙伴。 譚國僑認為區議會應參考立法會及城規會涉利益衝突的規定,制定具體措施,伍月蘭認為有利益衝突的議員應沒有投票權,「好正常,政府部門都係咁。」兩人不擔心會遭建制派報復,否決日後民主派團體的撥款申請。 被指涉利益衝突的撥款項目,部分活動開支亦遠高於區議會的最高資助額,當中以紀念品為最嚴重。區議會紀念品開支的最高資助額為$1,800,但美孚曼克頓之友社申請《同「深」滅鼠「孚」聲頌》計劃花$30,000在紀念品開支上,另一項由新家園協會申請的《齊「深」滅鼠•締造健康社區》更花高達$61,995在紀念品開支,超出標準34倍。     =============================================   伸延報導  民協早前的議會跟進: 【否決建制派衞星團體撥款申請聯合聲明】 http://www.adpl.org.hk/?p=4154 【區議會批咗啲公帑去邊???】

荔枝角填海區將來會變成點?

Video link : https://www.facebook.com/hoilai.yuk/videos/1581583331915161/    海麗邨荔枝角填海區一帶近年正進行一連串的建築工程,究竟呢啲工程係建造緊啲乜嘢?荔枝角填海區將來會變成點? 去片! Video Credit:#AerialMode Music Credit:Kontinuum-Aware ==============詳細補充資料============== 1. 前海麗公園用地 – 興建:中華基督教會望覺堂啟愛學校(啟愛學校) – 校舍佔地約4400 平方米。設施包括: ( a ) 12間課室; ( b ) 2間小組教學室; ( c ) 6間特別室, 包括音樂室、視覺藝術室、電腦室、家政室、設計與科技工作室及電腦輔助教學室各1間,及其他學校基本設施,如語言治療室、會見室、圖書館、教員室、會議室、禮物、籃球場等

否決建制派衞星團體撥款申請聯合聲明

深水埗民主派區議員 否決建制派衞星團體撥款申請 聯合聲明   今年四月審計署公佈有關區議會撥款制度的審計報告,指出區議會在預留撥款與利益申報與利益衝突管理,乃至邀請合作伙伴制度上並不公開及透明。民政總署亦已表明完全同意審計署有關報告。 深水埗區議會佔過半數議席的建制派區議員,在撥款機制未有作出合理修正的情況下,公然聯同與建制派區議員有密切關連的衞星團體大舉申請預留撥款,妄圖自己申請自己批! 民主派深水埗區議員認為:為保護議會的制度公正與程序公義,在履行區議會常規賦與區議員審批傳閱撥款申請文件的權利和責任時,必須嚴格按照審計報告的要求作出決定。 首批在八月三日截止提交全體深水埗區議員審批,涉及十三項,合計開支達港幣 823,675 元的傳閱撥款申請,當中十一項因不符合審計報告要求,我們將投票否决。 民主派深水埗區議員重申,在九月深水埗區議會會議召開前,若情況仍未有改變,民主派區議員否決傳閱撥款申請的投票取態亦不會改變。   民主派深水埗區議員 譚國僑 伍月蘭 袁海文 鄒穎恒 吳美 楊彧 何啟明 衞煥南 梁有方 江貴生 覃德誠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日 facebook link : https://www.facebook.com/adplssp/posts/1431028946974717  

【 守護公義基金 】籌款呼籲

早前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及梁國雄四位立法會議員面對政府司法覆核其議員資格的官司,上周五高等法院頒下判辭,裁定四人宣誓無效,撤銷其議員資格,並頒令須支付訟費。【守護公義基金】再度發起籌款行動,現階段目標為 500 萬,所收的款項將全部用於該四位被 DQ 議員的法律訴訟費用。 為了支援四位被 DQ 議員,由即日起,民協所有區議員辦事處*,將會特設籌款箱,為【守護公義基金】籌款;所有籌得善款將全數轉交予【守護公義基金】。 此外,民協早前於七一大遊行所籌得的全數善款亦將會捐予【守護公義基金】。   市民亦可將捐款存入下列【守護公義基金】的銀行專戶: 銀行名稱:恒生銀行 (HANG SENG BANK) 戶口號碼:788-006039-001 戶口名稱: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HONG KONG PROFESSIONAL TEACHERS' UNION)   —— *設有籌款箱的民協區議員各辦事處所列如下: (深水埗區) 【譚國僑議員辦事處】大坑東邨東成樓地下3號 【江貴生議員辦事處】李鄭屋邨禮讓樓地下平台102室 【梁有方議員辦事處】元洲邨元慧樓地下4號 【覃德誠議員辦事處】長沙灣順寧道501-511號永寧大廈1樓9室 【衛煥南議員辦事處】南昌邨昌賢樓地下8-9號 【何啓明議員辦事處】深水埗大埔道168號南都大廈3字樓9室

民協就法院裁定褫奪四位立法會議員資格回應

今日下午,高等法院裁定褫奪四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及姚松炎的議員資格,我們對此感到非常憤怒。 民協認為法院是次判決社會上難以接受。並在此告誡政府,勿再借用法院的公信力,執行排除異已的政治任務。新聞引述他們表明上訴,民協會盡一切能力,協助四位議員討回公道。 四位議員被要求歸還所有津助,包括議員薪津及所涉及的營運開支,務求迫得四位議員財殫力痡,以收寒蟬之效。這已不單單是四位議員或其助理的問題,而是香港面臨全國人大隨意詮釋基本法,肆意踐踏一國兩制的表現。 民協希望各方民主路上的朋友,繼續團結,對抗極權。 facebook link : https://www.facebook.com/hkadpl/posts/10154989911257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