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權過大 | 廖成利



警權過大



去年副總理李克強訪港期間,警方進行了超嚴密的保安措施,在新聞片中清楚可見有穿黑衣的高級警員以手阻擋鏡頭,有身穿平反六四汗衣請願男士被警方抬離現場,亦有警員亂搜女記者銀包手袋,涉嫌濫權。事後警務處一哥曾偉雄曾為黑衣人解話,成為出名的「黑影論」,更強調「為維護法紀要道歉,是天方夜譚」, 結果記者和市民共提出十六宗投訴個案,涉及四十宗指控,投訴警察課進行調查及提交報告後,日前監警會公佈其中九項妨礙和阻止採訪的指控全部成立。事件反映了警察濫權,缺乏監察,令香港的言論和採訪自由亮起紅燈。



要有效監督警隊行為,防止警權過大,必須透過行政監察和法律制度互相配合。按現時的制度,只有投訴警察課可以調查被投訴的警察,令人懷疑自己人查自己人的結果有欠公允和透明度。而監警會扮演行政監察的角色,只能就有關警隊投訴的性質歸類,沒有調查權之餘,更無權為違規行為進行懲處,有如無牙老虎。


所以監警會雖然已確認指控,但警隊破壞言論和集會自由的行為,會否因而受到懲處,令同類事件不會再發生呢?但暫時未見警隊有任何知錯會改或公開道歉的回應。

筆者認為當局必須檢視現時制度,讓監警會擁有獨立的調查權,令市民相信投訴警察的事件會得到公平處理。

廖成利律師
Bruceliu1008@yahoo.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