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國僑 : 撐工友撐到底!



三月廿八日,葵涌香港國際貨柜碼頭公司多個外判商工友發起罷工行動,爭取合理待遇及薪酬,罷工開始後,香港國際貨柜碼頭公司(HIT)負責人態度傲慢強硬,除向法庭申請禁制令,並聲稱追討因罷工造成經濟損失以恫嚇工友,罷工事件喚起了社會各界的關注和聲援,筆者亦完全支持碼頭工友的罷工抗爭行動。

 

1. 工友辛勞及高危工作得不到合理回報

  長期以來,進出口業乃香港整体經濟非常重要支柱,而貨柜碼頭的運作,主要是依靠一些付出辛勞和血汗的基層工友。貨柜碼頭的工作環境可稱高危,並且極為勞動密集,工友需要長時間於高空的控制塔工作,甚至於塔內用膳和解決大小二便,有必要時更需連續24小時工作,又或者於八號風球下工作,貨柜隨時有跌下的危險,這種惡劣和高危的工作環境實在教人不敢想像,但工友辛勞付出的血汗和勞力,卻得不到合理回報,貨柜碼頭工的工資,自九七至今,不升反跌,雖然碼頭工友多番提出要求,訴求卻失望告終,今次罷工實在是碼頭公司和外判商長期漠視工友訴求的結果。

 

2. 外判制度成為財團推卸為工友提供合理待遇責任,甚或成為剝削工友手段

  香港國際貨柜碼頭公司(HIT)是和記黃埔的子公司,和黃去年盈利為268億,利潤非常豐厚。可是HIT長期透過外判制度,將提升碼頭工友待遇和工資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作為貨柜碼頭的承辦公司,HIT其實是有責任責成其外判商,讓工友分享經濟成果和合理報酬,可惜該公司的負責人於是次工潮中態度傲慢強硬,並拒絕直接或聯同外判商與工友進行談判,以儘快與工友達成共識,解決工潮糾紛,實在叫人失望。正如罷工工友指出,碼頭工友24小時工作的工資,已由九七年時的1500元,跌至現時1200元,貨柜碼頭現行的外判制度明顯已經成為財團赤裸裸地剝削碼頭工友的手段,難怪今次工潮出現一句口號:「養起李嘉誠、養不起家庭」,這的確是不少碼頭工友的心聲。

 

3. 碼頭工友的集体談判權及工會在工潮的代表角色不被尊重

  是次碼頭工友罷工行動,工會及工友一開始時已經要求資方(包括貨柜碼頭承辦公司和外判商)進行談判,雖然勞工處亦曾到過罷工現場,但去到罷工的第五日,仍然未能安排勞資双方開會談判,其間更出現工會代表不能代表工友談判的要求,這情況反映工友的集体談判權及工會的代表角色不被尊重。要知道任何的勞資談判,勞方必然是處於弱勢,只有工友的集体談判權和工會的代表角色被確立,勞資双方才能處於較對等的談判處置,工友合理權益方能得到重視。

 

     筆者執筆時,法庭已經接納香港國際貨柜碼頭公司申請禁制令的要求,而工會及罷工工友亦決定轉移罷工抗爭場地,並重新調整策略。香港國際貨柜碼頭公司雖然贏取到法庭禁制令,但特區政府若不能夠儘快介入速成勞資双方談判,而碼頭公司若仍然拒絕認真責成其轄下的外判商與工會及工友談判,改善碼頭工友待遇,法庭的禁制令是無助解決是次工潮,相信社會各界仍會繼續「撐工友」、「撐到底」!

 

http://lifestyle.etnet.com.hk/column/index.php/internationalaffairs/politics/16918?locdes=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