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協新力量] 江貴生 – 六四‧啟迪



KONG

1989年春夏之交,我當時只是七歲的小學二年班生,還未懂事、只懂吃喝玩樂。小朋友嘛,生活理應如此。然後,我遇上了六四。

 

其實,我對於那場實際上是極權政府屠殺人民的「政治風波」的印象很模糊,只記得開鎗前數天到過馬場聽歌,像野餐一般過了一天。後來,才知道我去的是「民主歌聲獻中華」,那次亦是我至今唯一一次走進跑馬地馬場。

 

我記得我家當時也討論過應否移民,後來不了了之。而叔伯之中也真的有人移民了,至今仍是「太空人」般港加兩邊走。說起「太空人」,我依稀記得有個現在很「愛國」的名人當年也曾移民,因而被謔稱「太空成」。不過,十年人事幾番新,當年因六四移民、曾討論應否移民的人,今天應已對六四幾乎毫無感覺了,當然包括「太空成」。

 

而我則剛好相反,愈是被人遺忘的,愈令我耿耿於懷。我第一次認真檢視那場屠殺是十八歲那年在家中看到一本封存已久的「血染的風采」畫冊,看著一張張染血照片,我開始去認真考究六四是什麼一回事。其後出席六四晚會、遊行,再進一步參與社運、政治直至現今,但已是後話。七歲那年和六四遇上,至今也覺與之緊緊扣連,冀盼繼承爭取民主公義前輩的路,這實不知是否命運的玩笑,還是六四的影響。

 

這數年的六四晚會,三小時也淚流披面,且久久不能平伏。我在想,民主公義何日到來?自己能做到多少?爭取到多少?我不知道又迷惘,可能到生命終結之時還未看到民主中國、公義香港。這可能要經幾代人的爭取才成功,但不要緊,因我知道只要盡力爭取,才對得起自己,對得起六四先烈。

 

祝願民主中國早日到來,公義得以在香港彰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