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范太商榷 — 香港不能有真普選? (馮檢基)



484706_393324104105242_2111817389_n_naOH7_600x0

協恩中學以「佔中引起的法治問題」為題舉行講座,並分別邀請了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及法律學者戴耀廷主講。而其中范太主要有兩個觀點,一為「佔中」是自殘,且未必可令北京改變立場,代價則要下一代承受;二為普選並無真假之分,而且普選需要在基本法框架下進行討論,否則無補於事。

第一,香港人爭取民主三十餘年,遊行請願絕食,談判討論協商等方法通通嘗試過,換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先有0七0八普選的承諾一夜灰飛煙滅,後有一七二0普選再一次玩弄定義,一時要愛國一時要篩選。觀乎香港形勢,發展停滯、矛盾對立到了頂峰,再次失去普選才是自殘,其後果是幾代香港人都難以承受的。

第二,國際上的普選雖有不同的形式,如總統制、議會制等,具體方法亦各有不同,但先篩選後普選的方式,恐怕只在伊朗等國應用。而且,基本法本已有實施真普選的空間,按照基本法第45條,「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雖然條文列明參選人需得到提名委員會提名才能成為特首候選人,但並無規定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方法。即只要將現有提名委員會的小圈子擴大成具備廣大民意基礎,例如由真普聯提出的方案 – 全民選出提名委員會或由民選區議員及立法會議員組成提名委員會,再經民主程序提名候選人,便既能符合基本法的要求,亦令特首選舉的提名和參選方法符合普及而平等的原則,以達致真普選。

真普選絕對可以出現於基本法框架下的。理性和依法討論,從而得出一個符合人大常委的決議,也符合香港的實際需要及市民期望的政改方案,這才是摧毀「佔中」行動的最強武器,亦是唯一可能避免雙輸的方法。

最後,借學生的一席話作結:「香港人爭取民主不下二三十年以來的事,今年七一數十萬人上街爭取想要的真普選、由全民提名普選特首,我們依法遊行等表達意見,但我想問范太怎樣證明2017年真普選並非顧全大局?」

主場新聞 http://ht.ly/mP2o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