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檢基 : 給曾芷君同學及香港人的信



999377_556078351100330_2118492131_n

一場文憑試令英華女學校學生曾芷君成為新聞人物,曾同學天生弱視、弱聽、更加有觸感障礙,故只能靠咀唇「閱讀」點字來學習,困難可想而知,但她仍堅持在中一時轉讀主流學校,並和全港學生一起應考文憑試,最後取得難能可貴的三科5**成績,芷君又沒有迴避弱聽問題,選擇應考本可免卻的聆聽考試,結果中英文科聆聽卷分別考到4*和5*的優異成績。曾芷君同學身體的不幸,不但未有令她自怨自艾,反而令她有堅強的意志,樂觀的精神,指自己快樂時光多不勝數,更指要知足常樂,令人動容。

曾芷君同學的經歷不禁令人想起數年前一位同樣有身體障礙的優異生 - 李菁同學。李同學有深度弱聽的問題,但仍然在會考中取得25分的佳績。除了成績不俗外,李同學也不時到國外參加棋藝比賽,更時有獲獎,惟其在大學畢業後,多次見工不果,試過應徵麥當勞,經理卻不敢聘用大學生;試過見保險公司,但對方見她是聽障,連表格都不用填就請她走,完成大學課程後卻一直不能找到工作,最後選擇在居住的大廈結束自己的生命。

我們不禁要問,我們的社會怎麼了?很多朋友已經十分努力,並取到了不俗的成績和能力,仍得不到社會的認同及理解,更難提幫助。一直幫助有特殊需要同學的特殊學校面臨縮班殺校,而融合教育又在缺乏資源下,老師壓力大增,而同學又未有得到合適的支援,難以達到預期的「融合」之效,而曾同學的成功某程度上有與母校心光學校,六年來持續派老師的支援有莫大的關係。

心光學校的支持當然令人感到教育工作之偉大,但亦同時顯得政府政策的不足與可笑。當公開試結束後,鎂光燈的退散後,有特殊需要同學仍有很多難關難題,要他們獨自面對。有調查指出,殘疾人的失業率高達89%,而香港政府又一直拒絕引入「殘疾人士就業配額制度」,仿傚外國做法以支援殘疾人士的就業,爭取平等機會的道路仍十分漫長。

當我們為曾芷君同學有過一絲的感動過後,我呼籲大家更需要關心其他有特殊需要朋友的情況,讓他們不再走得孤單,讓他們過著更有尊嚴的生活,我相信離真正「融合」的日子不遠了。

刊於主場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