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協就2014施政報告及2014-15財政預算案提出建議



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

梁振英先生:
民協就2014施政報告及2014-15財政預算案提出建議

        首先,民協對特區政府過去一年多的施政失效和管治無能深感遺憾,政府對強烈民意的不聞不問,以至多番破壞政府既有的行事準則和方式,無力捍衛甚至主動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令社會走向分化、動盪和不安,這絕不是香港之福, 閣下理應深切反省、撥亂反正、回歸正道。一個理性有為的特區政府,理應廣納民意,耳聽八方,維護「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以「丞相肚裡可撐船」的胸懷,虛心改善管治,讓施政緊貼民情。

由於新政府安排施政報告與財政預算案作合併諮詢,民協會一如往年,於今年建議重點闡釋民協對來年民生、經濟及政制等事宜之看法,亦會就的財政預算及紓緩措施提出具體意見。

整體形勢分析

香港經濟今年第二季錄得按年3.3% 實質增長,這歸因於內部經濟包括消費和投資等帶動,抵銷外圍經濟不穩、外部需求疲弱帶來的負面影響。而根據香港大學公布二零一三年第四季宏觀經濟預測 ,預料2013年第三季實質本地生產總值較去年同期上升3.6%,而第四季則上升至3.7%。預期全年實質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為3.4%,而增長主要由本地需求所帶動,當中本地需求增長貢獻了3.8%,而外部需求則拖累下跌0.4%。展望短中期經濟狀況不宜過份悲觀,在美國經濟的溫和復甦情況下,縱然兩黨之爭或許帶來短暫波動,但全球正處於低息環境,歐元區亦已逐步走出谷底,加上中國經濟持續增長,因此短中期本地經濟穩步增長可期。

政府財政狀況和理財原則
政府財政狀況方面,本財政年度首六個月的整體支出為2,016億元,收入為1,415億元,即有601億元的赤字 ,與上年同期有580赤字相若 。出現赤字原因在於大部分收入如薪俸稅、利得稅和外匯基金賺取分脹等均會在財政年度後期入脹,而財政儲備在2013年9月30日為6,738億港元,相等於約18個月的政府開支。而最終的年度財務狀況,暫時難以估計,但無論如何,政府應善用實際仍相當充裕的財政空間,推行和落實對社會發展有利的措施,並避免如以往般,以低估的盈餘或高估的赤字,作擬定政府來年度開支的參考。

正如民協多年來批評,「大市場、小政府」根本無法滿足社會需求,在此原則下,當局嚴格將公共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例控制在百分之二十或以下,這種指標式、不設下限壓縮開支的做法,既無視增加政府開支有助推動經濟的作用,更妄顧市民對政府服務需求增加,嚴重窒礙新服務之拓展。而政府迷信市場,重商主義主導政策的制定,忽視基層市因缺乏競爭力和發展機會下,被社會主流所排斥,導致貧富懸殊的問題不斷加劇。因此,新政府必須改變這種既定的理財原則和管治哲學。

物價和就業市場
根據內地最新公布9月份的消費物價指數,錄得按年上升3.1%的增幅,是過去7 個月以來最高,其中食品價格上升6.1%,更創下今年新高,當中豬肉價格同比上升5.9%,而蔬菜價格同比更急升18.9%,此外再加上人民幣兌港元價格持續上升等因素,內地輸港食品價格上升實可預期。

勞動市場方面,經季節性調整的失業率已從金融海嘯時高位5.4%逐步回落,最新7至9月失業率為3.3%,就業不足率維持在1.5%的水平 ,總就業人數為3,750,100人,失業人數為134,200人,主要受惠於經濟平穩增長加快了職位的增加。

而隨著最低工資加薪效果減退,基層僱員收入增幅已逐步回復至低於平均增薪的水平,甚至出現停滯情況。在預期中長期高通脹下,蠶食工資增長情況會趨加劇,中上層或可透過較大增薪幅度和投資增值等,來抗衡通脹和匯率造成的購買力下降,基層市民卻無力抵禦,在高通脹背景下造成財富分配不均情況更為惡化,貧富懸殊矛盾加劇。

住屋需求
房屋政策方面,自當局推出提高額外印花稅和引入買家印花稅等需求管理措施後,樓市的亢奮情況才稍稍被壓抑,成交量雖回落,但價格依然高企,措施效果明顯只屬短暫性,我們相信,在資金充裕和低利率環境持續下,加上土地供應不足,預計樓價和租金仍然會維持高企。

歸根究底,土地供應緊絀,是導致樓價持續高企原因之一。此外,現時全港至少有十萬人租住籠屋、 板間房和劏房等簡陋居所,不單承受高昂租金及其驚人升幅,當中更存在衛生環境惡劣問題,甚至嚴重的安全隱患如防火設施不足和走火通道阻塞等。因此,整體而言,建立長遠和可持續的房屋政策實在刻不容緩,當局應把投資樓市行為與真正居住需求分開處理,重新釐訂政府在房屋市場角色,增加政府在供應房屋方面所承擔的比重。

貧富懸殊
此外,社會長期呈兩極化的趨勢發展,貧富懸殊不斷惡化,堅尼系數由1996年的0.518,升到最新2011年的0.537,亦是自1971年有記錄以來最高,數字升反映貧富懸殊情況於這十多年間不斷惡化,基層住戶收入持續維持在低水平,基層收入佔整體比重不斷下跌,雖然實施最低工資有助令基層收入增加,但正如前段所言,隨著最低工資效果減退,薪金增幅回復停滯,加上高通脹對工資蠶食,貧富懸殊矛盾只會更形惡化。

可惜,政府仍一直堅持「滴漏效應」,誤以為只要經濟持續發展和增長,就能拉動基層工資提升,貧窮問題自然可迎刃而解,但這明顯不符事實,既有違過去統計結果 ,更罔顧本港經濟結構傾斜的因素,導致經濟增長成果未能惠及下層市民的結果。因此,當局應深刻反省上述滴漏思維,從經濟結構、資源分配、政策制定和重定政府角色等入手,建立兼顧社會各階層的全民發展觀。

雖然首條「官方」貧窮線已經訂立,但政府卻拒絕確立滅貧目標,顯示政府對解決貧窮問題的決心欠奉,加上經常強調貧窮線不等於扶貧線,把貧窮線與扶貧措施脫勾,令貧窮線得物無所用。

政府管治
事實上,香港既有的貧富不均、經濟結構單一和政制封閉等深層矛盾,已嚴重阻礙社會發展,進而激化社會抗爭手法不斷升級,更可悲是,新政府甫上任,即面對信任危機,弱勢困局已定,其後管治無方,法治、言論自由等核心價更被多番衝擊,為政者的語言偽術,自以為是,排他和任人為親,破壞香港優良的行事方式和規範,以對抗和挑撥方式處理異見,令社會矛盾更深,官民間互信近乎徹底崩潰,這絕不是香港之福。

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的應對措施

總括而言, 閣下必須放棄唯我獨專、自以為是的心態,施政必須作出變革,重新建立官民間的信任外,當局應檢討過去施政理念和理財哲學,以務實和以民為本的大原則,多加利用政府行為,扭轉自由市場帶來的不公平和缺失,並以兼顧各階層的全民發展觀,改善經濟結構和發展新經濟增長點,重新思索政府應有資源分配的角色。短期而言,推出協助市民抵禦通脹和分享經濟成果的措施。中期要改善經濟結構,紓緩貧富懸殊,建立一套穩定和可持續的房屋政策,增加政府在供應房屋所承擔的比重。此外還要加大力度,推動環保,建立宜居和優質都市生活環境。當然,要徹底解決社會矛盾,政府必須盡快進行政制改革,全面取消功能組別,落實名副其實「普及而平等」的立法會和行政長官的普選。

紓解通脹和扶困措施
按上文分析,通脹中長期難以紓緩,對基層以至中小企的營商環境影響尤大。因此,政府宜推出針對性紓解通脹措施,包括立刻就最低工資進行檢討,把水平調升至35元或以上,並引入一年一檢,以準確反映現時通脹上揚及經濟環境的變化,以減輕高通脹對基層勞工購買力的蠶食,最重要是維持一個起碼可糊口養家的工資水平。事實上,自最低工資實施以來,並未對就業機會帶來不良的影響,亦無損本港勞工市場的靈活性、經濟競爭力及企業營商環境。

另外,為應對通脹,當局應繼續推出通脹掛鈎債券,並把總額提升至200億,讓擁有資產的中下層市民,在免卻面對投資市場的波動下,維持與通脹掛勾來保持購買力;凍結與市民日常生活有關的各項政府收費;再推電費補貼計劃,向每個電力住宅用戶戶口提供1,800元的資助,這方面開支約為47億元;向領取綜援、長者生活津貼、高齡津貼及傷殘津貼的人士分別發放額外一個月的標準金額,涉及的開支約25億元。

而租金支援方面,民協建議政府為全港超過70萬個公屋租戶,以及香港唯一私營出租屋邨大坑西邨的租戶,代繳兩個月的租金,措施同時適用於須向房委會繳交額外租金的租戶,即政府為他們繳付基本租金兩個月。預計涉及開支為20億元;而針對上文提及租住籠屋、板間房和劏房等基層市民,民協提議直接向他們提供租金津貼,方法可參考現時關愛基金的做法,津貼金額為一人住戶3,000元,二人住戶6,000元,而三人或以上住戶則劃一為8,000元,估計涉及開支約為1億 ;民協亦建議引入兩級稅階的累進利得稅,應評稅利潤在1千萬元或以下企業的利得稅稅率,削減一個百分點至15.5%,以協助中小企的應對租金上升的壓力,預計此舉只會令政府少收約10億元。此外,因應交通費負擔加重,民協建議增加「鼓勵就業交通津貼計劃」的水平至800元。

分享經濟成果措施
民協建議以每戶每季1500元為上限,寬免來年度全年差餉,政府因而少收約100億。我們認為此做法,利用現時差餉制度涵蓋面較闊的特徵,既可令各階層受惠,更重要是針對那些應課差餉租值值較低的單位,即一些中小型單位,主要為中下層的人士居住,包括公屋居民和舊區老業主。相反,由於有1500元「封頂」的關係,那些經濟能力較高的人士,只能取得定額的寬免,民協認為這做法,較符合資源再分配的原則,不至令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估計此舉會令政府少收約100億。

為使中產市民能直接受惠於經濟增長的成果,民協建議寬減下年度百分之七十五的薪俸稅及個人入息課稅,上限為6,000元。此舉會令約150萬名納稅人受惠,預計當局因而減少約55億元稅收。

滿足市民住屋和置業需要
正如上文所言,在土地供應緊絀下,根本無法滿足市民基本住屋需要。因此,民協建議政府必須把投資樓市行為與真正居住需求分開處理。短中期而言,政府應增加在供應房屋方面所承擔的比重和角色,長遠則建立穩定和可持續的房屋政策,研究增加土地供應方法。包括善用市區軍地發展和新界棕土區、重建舊公共屋邨,並檢討丁屋政策,善用各區預留作「鄉村式發展」用地。

具體而言,民協建議訂立明確每年不少於5000個居屋單位的建屋量,以滿足無能力購買私樓的中下層市民,為他們提供向上流的階梯及願景。增建居屋在於可增加公屋單位的流轉,變相減少排隊輪候公屋時間,同時為房委會提供穩定收入來源。此外,民協建議新建居屋以全新定價方式和出售條件等,來建構一個真正滿足市民居住需求的獨立公營房屋系統。簡單而言,復建居屋的定價不再跟市價掛鈎,取而代之是市民負擔能力和建築成本成為定價標準,符合收入和資產限制人士,可直接購買新復建居屋,或免補地價購買二手復建居屋。換言之,復建居屋不會再賣出自由市場,它只會在有限制的市場中流動,成為中下層市民置業安居和可負擔的選擇,無須再承擔自由市場的波動和風險,真正達至安居和穩定目的。

另外,為幫助低收入人士改善生活,有效改善貧窮家庭惡劣居住環境,民協建議由現時房委會每年興建大約15,000個公屋單位,增加建屋量至每年30,000個。同時參考上段復建居屋建議做法,以公屋居民負擔能力為定價標準,重新推出租者置其屋計劃,建立獨立於自由市場的公屋買賣市場,在無須補地價下,公屋只可賣給收入和資產都符合入住公屋的人士,以滿足基層人士住屋和置業需求,同時避免公屋長遠買少見少的情況。

紓緩貧富懸殊
如上文所言,貧富懸殊不斷惡化,傳統經濟增長根本無法收窄貧富間的差距,這意味經濟結構和分配轉變,多元經濟拓展,甚或發展以「社會目的」為本的社會企業等,可成為基層人士發展的出路,解決貧者愈貧的問題。

民協認為香港經濟必須朝多元化方向發展,過去太依賴金融業等的支柱,導致抗逆能力不足,亦剝削基層勞工發展機會。誠然,發展新產業難以一蹴而就,當中涉及政府中長期資源投放和規劃,問題是依靠「大市場、小政府」的原則,能否令新產業真正發展起來?而現實是一向著眼短線回報和更大利潤的商家,那會肯投資於這些低回報、高風險、回報期又長的新興產業呢?

其實根據各國實踐經驗,單靠市場主導的模式,並不是發展新產業的可行出路,相反,政府主導,甚至直接參與,卻是相當有效的模式。因此,民協希望當局在推動發展新產業時,必須從根本上改變思維,特別在「自由市場」無法發揮效用的情況下,當局理應重新思考和訂定政府的角色和切入點,哪怕最終政府可能要在短中期,直接參與這些新興產業的發展和運作。因此,民協建議政府動用30億元協助開拓新的經濟增長點,如積極發展高科技及創意產業,並藉開發邊境禁區的契機,研究重新發展勞工密集式工業,環保工業和綠色工業等,為行業提供稅務和土地租借等優惠,藉以培育其發展。預計單以環保工業和綠色工業以可在未來數年開拓約二萬個就業機會。

如環保工業方面,以引入廚餘轉化成肥料為例,民協建議政府可參考外國政府做法,在營運初期直接提供土地免租和免稅等優惠,並資助引入外國的先進技術和設備,協助在社區層面建立上游回收網絡,以吸引有興趣企業投資,當運作漸上軌道時,政府可逐步減少資助。此舉既可開拓新行業在本土發展,並製造一定的基層就業機會。

此外,以建築預製組件承造方面為例,現時建築業採用的預製組件,主要在內地工場製造,但根據過去房委會實踐經驗,只要有足夠土地等配套,本地工人絕對有能力和技術承接這類工種。因此,民協建議政府提供土地租借和行業免稅等優惠,培育承造預製組件這個行業在本土發展,而鑑於未來幾年基建工程陸續開展,預計這個行業甚有發展的前景,可大量製造就業職位。

另外,民協建議政府大力發展社會企業,此舉可為謀取商業利潤和滿足社會目的之間尋找新的營運範式,亦可在社區層面直接創造就業機會,為社會弱勢一群提供另外的發展機會。現時,社會企業在香港發展面對著不同問題,包括起動資金不足、集資能力薄弱、經營成本高昂、規模太少未能承接較大型的生意及營商管理經驗不足等,令業務難以擴展,未能發揮更大的社會效益。

針對以上問題,民協建議政府可透過成立獨立的公司,由政府委任合適人士擔任公司董事,包括商界人士、社福界代表、專業人士和政府代表,以具規模和成本效益方式,推動社會企業的發展。公司成立的主要目的,是要扶助社會企業的發展,透過直接參與和聯繫各社會企業,協助尋找商機,擴大它們生存和發展的空間。

而隨著首條「官方」貧窮線的訂立,政府必須確立滅貧目標,以展示政府解決貧窮問題的決心,並應盡快研究和落實引入低收入家庭補貼制度,為在職貧窮家庭提供補助至貧窮線的水平。而在補助計劃和其他扶貧措施未實施前,政府應在來年度提供一次性現金補貼,以協助所有在貧窮線以下的貧窮家庭,將他們拉上去貧窮線之上,民協建議以每年「總貧窮差距」148億元作預算參考,以簡單申報方式,按家庭人數每人每月派發1200元 或向每個家庭派發定額每月3100元  。此舉,對貧窮家庭來說是實質收入增加,即時可紓緩他們困境,亦可解決過去N無人士無法受惠紓困措施的問題,更可讓他們直接分享經濟成果,作為社會財富二次分配的有效途徑。

人口政策和家庭友善政策
內地來港人口增加、本地生育率偏低和人口老化等情況,均對香港未來帶來挑戰。民協建議政府摒棄現時短視和斬件式規劃方法,政府應制定長遠規劃和人口政策,以應對未來人口結構轉變,全方位在各個政策範疇中制定應對措施,如經濟發展藍圖、土地開發和規劃、住屋、教育和福利需求等,以符合未來香港社會長遠發展需要,並制定未來二十至三十年規劃大綱藍圖,以滾動方式每三至五年更新和檢討。而其他具體措施如研究延長公務員的退休年齡;研究如何善用長者的工作經驗和人生歷練;制定支援家庭和鼓勵生育的措施等。

具體而言,為應對生育率持續下降趨勢 ,民協建議推出鼓勵生育措施,包括提供津貼、延長有薪產假、引入侍產假及育兒假等。參考新加坡經驗,當地政府多年前已推出多項獎勵生育措施 ,令該國出生率大致維持在1.2%以上 。民協認為要解決人口老化問題,最直接的方法是增加生育率,因此民協建議當局考慮引入新生嬰兒津貼,向所有永久居民家庭中從首生嬰兒起提供一筆過10,000元津貼,此舉鼓勵生育之餘,亦減輕人父母在撫養子女方面的負擔。估計措施每年惠及約6萬戶家庭 ,涉及開支約為6億元。

此外,鑑於強積金制度保障和涵蓋面不足,退休累算權益被受託人嚴重蠶食 ,亦容易受市場波動之影響,因此民協爭取應結合強積金和現行的福利制度,全力推動引入全民退休保障制度。而短期而言,為解決強積金管理費高昂、回報率低,嚴重蠶食打工仔退休累算權益的情況,當局可考慮引入金管局之參與,推出低管理費,並與外匯基金回報掛的強積金產品供僱員選擇。

教育
民協建議政府增加現時每年受公帑資助學士學位的學額 ,並為此訂定指標,以提高考獲大學入學資格學生的升學機會和吸納副學士畢業生,長遠增加本地適齡人口組別持有學士學位的比例。同時,當局應停止任何增加學費的檢討,避免為學生和家長帶來更沉重的經濟負擔。此外,當局亦應檢討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的角色和職能 ,並研究成立獨立於政府的機制,公正處理院校資源分配和申訴,從而優化本地大學的學術及科研的質素,確保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而在優先保障本地學生利益的原則下,爭取提供土地等支援,扶助私立大學的成立,並有效規管自資專上界別發展,確保自資課程的質素和提高營運的透明度。

另外,當局應推動中學推行小班教學,藉以提升教育質素,以及應對中學生人口下降帶來的衝擊。幼兒教育方面,當局應提高學券計劃的學費資助額,並為幼稚園制訂適當的師生比例和教師薪級表,以紓緩幼師的工作壓力和流失情況,並即時展開學前教育納入現時免費教育系統工作,推動落實15年免費教育。而成人教育方面,為讓低技術低學歷人士透過基礎教育及培訓以適應社會轉變,民協建議當局撥款1億元重新資助成人教育及加強對低技術工人的培訓。

公用事業
政府應有力地與兩家電力公司就《管制計劃協議》 中期檢討進行談判 及嚴格審核兩電《五年發展計劃》,增加營運、發展計劃和訂價的透明度,推動開放電力市場包括引入競爭、兩電聯網和廠網分家等,嚴格控制兩電的資本投資及營運開支,並爭取調低准許回報率,確保電費價格和加幅維持在市民可負擔和合理水平。民協亦建議全面引入電費累進計算方法,鼓勵市民及企業減少用電,並支援在家居、大廈或地區層面發展小型再生能源發電設備和網絡。而長遠而言,當局應研究成立能源管理局,負責探討能源需求和制訂能源政策,統一監管電力、煤氣和燃油等供應。

而面對領匯唯利是圖的經營和管理手法,既扼殺小商戶的生存空間,亦置公屋居民利益於不顧,除考慮回購股權或收購部分商場資產外,民協建議以引入競爭的方式抗衡,如在領匯商場所在附近屋邨興建小型商場和預留地鋪供小商戶租用。

推動環保
民協建議政府應盡快實施新空氣質素指標 。此外,當局應為達至世衞的空氣質素指引的最終目標,訂立時間表和路線圖。與此同時,必須加強與廣東省政府合作,透過執法、收緊減排標準、推動節約能源、提升設施技術、開發可再生能源等措施等,把區域性空氣污染物 的排放量進一步降低。另外,當局應透過資助和稅務優惠吸引車主改用環保私家車和商用車輛,擴大資助專營巴士公司使用環保巴士計劃,加快更換高排放量的專營巴士,如歐盟前期、歐盟一和二期型號,並在專營權條款中訂立排放上限。

另外,民協一直倡議當局應為總溫室氣體排放量制訂上限,全面擱置將輸入核能佔發電燃料組合比例提升至50%的建議,積極投放資源於可再生能源的研發和應用上,並設定可再生能源佔總體發電量比重的目標,透過節能和發展可再生能源,建立一套低碳和低耗能的經濟發展模式,以填補未來能源需求上升的缺口,達至減排目標。

就固體廢物處理方面,雖然廢物收費可從源頭減少垃圾產生,推動循環再造廢物,亦可紓緩堆填區的壓力和減少興建焚化設施的需要,但必須小心研究廢物收費計劃執行的細節和可行性,並顧及基層市民的負擔能力。此外,政府應加大力度推動都市固體廢物從源頭分類及回收,除透過宣傳和教育外,在硬件上增設回收設施,包括興建廚餘處理設施;規定在新建宅樓宇每層加設垃圾、廚餘及物料回收設施,與此同時,盡快引入廢電器及電子產品的強制性生產者責任計劃,全面禁止把受規管的廢電器及電子產品當作普通垃圾棄置 ,並推展強制性能源效益標籤計劃至涵蓋更多電器和電子產品 。而在減廢、重用、回收等措施未臻完善,整體固體廢物處理策略不全的情況下,不宜對興建焚化設施有任何定案。

醫療
民協認為基層醫療在整體醫療系統上應擔當重要角色,而推動基層醫療必須從多方面著手,包括推動疾病預防、環境和個人衛生、健康飲食習慣和充足運動等,因此,我們建議撥款2億元以進一步推廣和深化基層預防工作。

民協建議政府應按人口結構和需求分配各醫管局聯網資源,檢討聯網醫院的專科服務,改善輪候時間過長和診症時間過短等情況。此外,政府應加強和改善基層醫療服務,包括增加公營普通科門診的診症名額及改善預約診症熱線服務;增建公營中醫門診所和增加公營中醫診所服務名額;設立長者牙科門診,提供津貼和免費長者牙科保健計劃等,讓長者應付高昂的牙科治療服務,並將學童牙科保健計劃擴至中學;加強各區長者健康中心的服務,增加服務名額以減少新會員輪候時間,以及為長者提供更全面綜合健康服務。

當局亦應制定長遠醫療服務需求規劃及人手培訓配合,提升醫護人員和病人比例,以縮短病人的輪候時間和改善醫療服務質素。並設立法定的獨立醫療服務申訴機構,以統一機制接受市民關於公私營醫療服務的投訴,就醫療事故負責調查、調解和處理賠償等事宜。

民協建議撥款20億予醫管局,以擴大《藥物名冊》的涵蓋範圍,加入副作用較少,而証實醫療成效良好的藥物,並應盡快改革藥物名冊制度,以主診醫生臨床評估用藥與否作為獲得到藥物津貼的標準。並擴大現時「兒童免疫接種計劃」內需接種疫苗的類別如水痘疫苗等;研究為女童和婦女免費提供接種子宮頸癌疫苗和乳癌普查 ,此外,當局應調低長者醫療券受惠對象至65歲或以上人士,並把醫療券金額由每年1000元增至1500元。

政府應訂立全面精神健康政策,檢討精神科服務需求,加強社區的預防、補救和康復服務,以至公眾宣傳和教育工作。政府亦應積極推廣全民健康生活方式,鼓勵市民多運動和建立良好飲食習慣。加強宣傳營養標籤制度,提高消費者選擇健康食物的意識,以及加強抽檢市面出售食品,並參考外國做法,研究於兒童節目時段內限制播放垃圾食物的廣告,減少兒童接觸垃圾食物的資訊。另外,制訂鼓勵母乳餵哺措施,包括規定在公共場所設立育嬰間,為女性僱員提供哺乳小休時間及相關的設施等。並規定商場和公共設施必須設置育嬰間及在洗手間提供切合兒童需要的衛生設備。

利得稅
目前本港利得稅的稅率劃一為16.5%,與經合組織各國相比仍屬偏低,而為貫徹「能者多付」的徵稅原則,民協建議引入累進利得稅制度,透過增設不同稅階,藉以體現稅制的垂直公平性。為保持稅制簡單,民協建議引入兩級稅階的累進利得稅,應評稅利潤在1千萬元或以下企業的利得稅稅率,削減一個百分點至15.5%。此舉如上文所說可協助中小企的應對租金上升的壓力,預計會令政府少收約10億元。

薪俸稅
民協除建議以上限為6,000元,一次過寬減今年度百分之七十五的薪俸稅及個人入息課稅外,民協認為本港現時的薪俸稅稅制雖為累進形式,唯所徵收的稅款數目,並不會超過按標準稅率就總入息淨額所徵收的款額,導致大部份最高收入的一群人士,只須劃一地按標準稅率繳交薪俸稅,未能完全體現「能者多付」的徵稅原則,因此民協建議取消薪俸稅標準稅率,預計此舉每年可額外帶來超過10億元收入。

其他民生措施
勞工權益
就前任行政長官曾承諾在任內提出標準工時研究,最後卻不了了之,而新政府又以成立委員會研究來拖延時間,感到非常失望。民協認為隨著市民對健康生活與工作平衡的訴求日漸強烈,當局理應盡速開展立法工作。民協要求參考世界各國的經驗,訂立標準工時和加班補水的具體方案,並為標準工時制訂立法和落實時間表。

民協建議增加法定假期至每年17天,與現時公眾假期看齊,讓所有打工仔享有同等的待遇,並延長有薪產假至12周,並引入法定的有薪侍產假,以及推廣其他各項家庭友善政策,如五天工作周、彈性工作時間和親職假等。

長者福祉
至於長者方面,除上述提及相關措施(如電費補貼計劃、發放高齡津貼額外一個月的標準金額、代繳兩個月的租金和引入全民退休保障等),民協亦建議當局在發展居家安老的同時,增加資助安老院舍提供的宿位,把平均輪候時間縮短至合理的水平,並加強為有長期護理需要的長者提供社區照顧服務。

解決政制發展問題
回歸後,香港政制發展只是牛步龜移,離終極普選甚遠,令社會矛盾無法解決,管治者陷入認受性低,以至無法有效施政的困局。民協認為當局應盡早就2016年立法會和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辦法進行諮詢,並避免出現過去閉門造車和缺乏公眾參與的情況,致使任何政改方案難以取得各界共識。當局應考慮建議人大常委會牽頭成立「落實雙普選專責委員會」,由中央政府、特區政府及民間參與組成,建立「由下而上」模式,進行理性討論和尋求共識,並以一次過立法的方式解決雙普選及取消功能組別的問題,最終達到名副其實的普及和平等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而未來普選方案必須符合「普及而平等」和「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普選原則,如行政長官普選必須降低提名門檻及不設置任何篩選機制,而立法會普選則必須全面取消功能組別和分組點票。

另外,民協要求當局必須認真檢討整個管治架構,著眼於下放權力,增加公眾參與,如賦予區議會地方行政的權力,而諮詢架構及法定組織應朝向開放、透明的方向發展,以用人為才的原則,不論政治立場。而為促進政黨政治的發展,當局應研究制定政黨法,加大按政黨在選舉中取得的選票數目向政黨提供資助,投放資源協助民間組織、智囊和政黨等進行政策研究,並廢除行政長官須退出政黨的規定。

民協希望上述所提出建議能得到特區政府重視,在市民對民主和民生強烈的訴求下, 閣下在即將公布的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中作出積極回應。

並祝
政祺﹗

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
2013年11月13日
 

民協就2014施政報告和2014-2015財政預算案建議 (重點) http://www.adpl.org.hk/?p=2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