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天生﹕回應何濼生先生



tuenmun_3a

【明報專訊】就何濼生先生日前於《明報》刊登〈有關《明報》對屯門發展路向研究報告報道的回應〉一文(簡稱「何文」),本人作為屯門區議員,對何先生之回應未能接受,並有如下的回應。

一. 何先生表示招標書內有「可視乎調查機構實際所需作出適當調整」而認為未有對其他欲投標的機構有不公平。但事實是屯門區議會工作小組所定的時間,是在截止投 標後兩個月內提交報告,在現實上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縱然標書內有完成時間「可作出適當調整」的條款,但投標機構亦不會預計「原本要求兩個月完 成,會獲批准延長至10個月完成」,因而使人有理由懷疑招標程序是以「不合理的完成時間」阻止其他機構參與投標,然後以完成時間「可作出適當調整」的條款 給予中標機構獲批准「不合理地延長時間」以使報告可「依期」完成。

二.何先生「先否認後承認」曾出席屯門區議會討論有關研究計 劃,並且是唯一出席的被邀者。雖然何先生表示與屯門區議會及婦聯並不熟悉,但問題是何先生有參與討論,即於投標前已對研究計劃及標書比其他投標者對標書要 求有更多了解,是對其他投標者不公平,况且根據該次會議紀錄,何先生在會上亦得悉「承辦是次研究報告」的申請撥款事宜,所以何先生應避嫌不參與投標。但結 果是何先生是唯一的投標者,而且最後獲邀請承辦該研究報告,並且獲批准將完成時間延長四倍。諸此疑問,何先生都未有作出清晰的回應及交代。

三. 關於調查方式及問卷設計,本人並非學者,但亦知作為學術研究報告,若調查方式以街頭訪問及利用團體網絡收集資料,有何代表性、有何局限,調查結果會否被 「婦聯的網絡」所主導而影響代表性,諸此問題都應該清楚說明。而「何文」表示「利用婦聯的網絡爭取更多回卷」,使人覺得為得到更多回覆問卷,便隨意選擇某 團體的網絡收集資料,更使人有「兒戲、不專業、求其湊夠數交貨」的感覺。至於「何文」提到曾舉辦數次聚集小組,但小組的日期、時間、地點、當日流程、出席 名單、聚焦小組的討論問題等都未有在報告中交代,再次使人感到報告書的粗糙、不專業及學術水平不足。

四.報告書缺乏調查研究的基 本內容:缺乏調查目的、調查方法、資料收集及抽樣方法、缺乏理論基礎及分析架構。根本令人難以明白研究員如何決定收集什麼資料、所得的資料如何作分析以及 所作的分析如何能得出報告書所提的結論及建議。報告書連問卷樣本、訪談、座談會及聚焦小組的時間、地點、記錄撮要都未有提供,這是連大學本科生所寫的研究 報告都不會出現的低級錯誤。作為大學機構所提交的收費40萬元的報告,實在令人難以想像及難以接受。

作為屯門區議員,本人實有責 任監察屯門區議會的公帑審批程序是否穩妥、公帑運用是否物有所值。但屯門區議會是次運用40萬進行的「發展路向研究報告」,在審批程序及公帑運用都差強人 意,實在使人遺憾。本人現時亦正等待嶺南大學鄭國漢校長的調查報告,期望能更公平、公正處理上述事宜!更希望能與何濼生教授在嶺南大學公開討論。

作者是屯門區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