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曾考起保皇派》| 李健勤



 

特首曾蔭權因一個貪字,泛起了要求他問責下台的巨浪,面對如此強大的民意壓力,成為了扮演保皇角色的建制派的一大難題。

 

曾蔭權被揭發受富豪款待,被指貪盡海陸空,出席外訪時更無必要地入住總統套房,居住於板間房的貧窮市民看見,更是氣在心頭。身為特區之首,曾蔭權失去市民信任,可謂與人無尤;身為問責制之首,當高官犯錯盡失民心時,問責下台亦理所當然。

 

還有不足一個月的任期,是立刻問責下台還是在芸芸反對聲中撐下去,對曾蔭權個人來說,只是聲譽問題。從政府架構來說,夕陽政府沒有特首一個月,只要制度完善,影響實在有限。但對於一直保皇的建制派,面對貪曾是保是棄,卻是一大難題。

 

為何特首可以貪得如此肆無忌憚,除了個人因素,更重要的是制度缺失,令防止賄賂條例沒有將特首也納入規管之列,而令制度出現如此重大缺失的,正是建制派當初的反對,令將特首納入防賄條例的法案未能通過,今日貪曾的出現,建制派可謂責無旁貸。

 

昔日建制派為保皇而否決對特首加強規管,引起的問題因貪曾事件已曝露於人前,面對還有不足三個月便是立法會選舉,建制派花了大量精力和時間以圖洗脫在23條立法時所顯露的保皇形象,會否因貪曾而前功盡廢,進而影響建制派在立法會選舉的選情,相信已令建制派舉步維艱。

 

令事件更為複雜的是建制派是否保曾,並非由他們全權決定,最重要的還要看北京的意思。還有不足一個月便是政府換屆之日,可以預期北京會傾向保曾,以減少政治動盪,畢竟若回歸後的兩名特首也未能完成任期,對北京的威信也有影響,因此,建制派很大可能要「硬食」這個政治炸彈。

 

政治沒有免費午餐,建制派因保皇而獲得有形無形的政治利益,貪曾貪盡海陸空民心盡失,保皇派同樣需要負上政治代價。事件對選情有多大影響,9月自有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