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增建公屋

民協要求政府多管齊下解決基層的住屋問題

今日 (2013.10.07) 傍晚時分,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民協)就政府長遠房屋策略諮詢會舉行期間發起行動,狙擊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要求政府多管齊下解決基層的住屋問題。

馮檢基 : 尋地建屋 – 照本宣科難有作為

長策文件洋洋數萬字、彷彿鉅細靡遺,細看卻乏善足陳。除早前已另文指出其需求數字多為偷換概念、成交量權充需求量外,第八章增加房屋供應的措施更是 陳腔濫調。此章渲染土地短缺必使「發展與保育」對立,但真正與市民「有屋住」的理想對立的不是保育,而是政府的軟弱。在此略述三個政府「肯做」就可有地的 方向。 Copy and Paste的第八章 正題以先不能不提的是,長策文件第八章實是敷衍之作。文件先點出土地不足故社會須作犧牲,並敦促政府加快土地的審批(參文件95及96頁)。然後, 往後近十頁只是「轉載」政府增加房屋土地供應措施,便草草完結(參文件96至105頁)。當然,既定政策不乏良策,但長策文件只把它們騰錄一次、毫無建 樹,實教人失望非常。

參與「捍衛租客修租管! 寸土必爭起公屋!」全港基層住屋大遊行

「全港租客大聯盟」昨發起基層住屋大遊行,百多名劏房住戶帶同一家大小響應,由灣仔修頓球場行至金鐘政府總部。有劏房租客指業主年年加租,甚感吃力,要求政府加快安置上樓,並設立租金管制,促請政府正視基層市民的住屋需要,包括落實3年上公屋的承諾,以及增撥土地建公屋。

民協提倡四大基層住屋政策,要求梁振英在施政報告提出解決規劃藍圖

誠信破產的特首梁振英將會在1月16日(星期三)發表其第一份施政報告。雖然民間社會和大眾市民因其形象破滅對這份施政報告太大期望,然而,政府仍然有責任解決社會上各種問題。而在眾多迫切的社會問題中,基層住屋問題首當其衝。就此,民協今天(2013年1月13日)到旺角西洋菜街設街站發起簽名運動要求梁振英於施政報告中,就各種建議作出回應,提出解決基層住屋的規劃藍圖,滿足基層住屋需要。民協要求政府:   落實每年興建「不少於三萬公屋、五千居屋單位」政策 梁振英無論在特首選舉前,還是上任後,沒有就這些基層住屋訴求作出具體的回應或承諾,其最近的房屋政策更沒有交待建屋量和公私營住屋比例,現時,公屋的供應只維持在每年的15,000個。毫無疑問,增加資助房屋的供應,必然是特區政府的主要策略,以紓解基層市民包括劏房居民住屋需要。可是,梁振英卻對相關問題一拖再拖,一方面,將解決問題的責任交到「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但委員會只能在7月份提交初步的建議文件;另一方面,將增加資助房屋,由覓地到規劃及興建,至少都要5年時間。民協認為,梁振英政府根本沒有理由拖延建屋策略,因此,民協要求梁振英不要推卸責任,必須正視香港的住屋需要,盡快落實每年興建不少於30,000個公屋單位,以及不少於5,000個居屋單位的房屋政策。   重建舊式屋邨,釋放地積比率 有很多公共屋邨將陸續到達50年的樓齡。民協發現,現時各區由香港房屋委員會(房委會)及香港房屋協會(房協)興建的公共屋邨,樓齡超過30年以上的公共屋邨共有43條,當中樓齡超過40年的亦有12條屋邨。這些舊式屋邨均位於市區,基礎設施、交通配套完備,不過卻未有盡用地積比率。民協認為,以現時的技術重建舊屋邨,可以紓緩土地不足,解決市區覓地難的情況。按每層興建同類型單位增加地積比率推算,重建樓齡40年以上的屋邨,可以大幅增加公屋單位;如果以10年累計,預期重建計劃可以增加超過90,000個公屋單位供應(*註1)。所以,民協要求政府必須加快重建舊屋邨計劃,釋放地積比率。   以舊屋邨及改建工廈作過渡性住房,解決劏房及公屋輪候冊問題 劏房環境惡劣乃不爭的事實。衛生及安全狀況欠佳、空氣不流通、噪音滋擾、潛在結構危險等問題俯拾皆是。但劏房住戶仍需要負擔沉重的住屋開支,部的劏房住戶平均月租佔家庭入息36%,加上一般劏房住戶需要額外支付較昂貴的水費和電費,過去數年更未能受惠於電費津貼、豁免差餉等利民措施,實在雪上加霜。不過,政府看似對劏房問題視而不見,沒有誠意解決有關問題。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更在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中表示「劏房有其存在價值和市場的需求」,明顯是漠視基層市民長期處於水深火熱的處境!   事實上,不少公屋輪候冊上的申請人已輪候多年,期間在無可選擇的情況下被迫租住劏房。民協認為,政府應該以改建工廈,或以推行舊屋邨重建計劃,設「市區中轉房」單位,讓公屋輪候冊申請人於重建前的3年凍結期並進入配房階段時,暫時遷居到這些單位,作為過渡性住房(transit housing)安排。   開放資助房屋第二市場,提高可租賃單位供應 現時的資助房屋(不論是居屋,還是租置計劃下的公屋)單位,住戶必須先要住滿某個期限,以及對房屋委員會補繳原先獲政府津貼的地價,才可將單立作公開租賃買賣。可是由於政策限制,補地價的款額亦相當高昂,一般市民根本無去負擔,以至單位流轉量低,造成資源錯配。據統計,2011至2012年估計第二市場上可供租賃的居屋及租置單位總數高達近400,000!由此嚴重情況,民協提倡政府應設「出租主導」的房屋政策,開放資助房屋第二市場,讓住戶可以免補地價對外租出單位,供入息40,000以下的家庭可以租賃這些單位,增加可租賃單位供應,解決中下階層的住屋需要。   就以上四項房屋政策訴求,民協除了今天的簽名行動外,還會將行動擴展至其他地區進行,集合更多市民的力量。民協要求梁振英及特區政府在將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提出解決基層住屋的規劃藍圖,體現對基層住屋問題的承擔。

要求梁振英盡快落實興建公屋,不要迴避劏房問題,提出解決基層住屋的規劃藍圖

最近,香港工商專業聯會就2011年人口普查進行數據分析,指出全港現時大約至少有66,701個劏房住戶,共148,621人;同時,全港關注劏房平台 (下稱「平台」) 亦曾進行劏房住戶的訪問調查,更推算出全港約有280,000人屋住在劏房中,當中亦有不少已輪候公屋超過3年的個案,情況越見嚴重。 因此,就基層住屋問題,民協今天(2013年1月8日)於行政會議前到特首辦請願,要求特首梁振英盡快落實每年興建不少於30,000個公屋單位的房屋政策,並且於1月16日施政報告中,提出解決基層住屋的規劃藍圖,滿足基層住屋需要。 劏房問題欠承擔,政府必須提出解決基層住屋的規劃藍圖 劏房環境惡劣乃不爭的事實。按「平台」進行劏房住戶的訪問調查,結果發現大多劏房單位衛生及安全狀況欠佳,例如,去水渠道錯綜複雜,加上電力負荷加重,劏房改裝工程帶來的衛生及安全狀況,實在令人憂慮;另一方面,除了空氣不流通和悶熱,住戶亦經常面對噪音,或遇有滲水/漏水和石屎/天花剝落等結構問題,反映劏房住戶的居住質素十分惡劣。 更重要的是,劏房住戶需要負擔沉重的住屋開支。「平台」的調查亦發現,被訪的劏房住戶平均月租佔家庭入息36%,加上一般劏房住戶需要額外支付較昂貴的水費和電費,過去數年更未能受惠於電費津貼、豁免差餉等利民措施,與全港住戶的租金佔入息比例25.7%相比,可見其開支高昂。所以,不少劏房住戶都希望透過申請公屋,以減輕經濟負擔的問題。 不過,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在昨日的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中卻表示「劏房有其存在價值和市場的需求」!民協認為有關言論不能接受,更是漠視基層市民長期處於水深火熱的處境。邱副局長強調「政府的政策是要確保劏房安全」,不但顯示政府對劏房問題視而不見,更反映根本沒有誠意解決有關問題。民協強烈要求梁振英先生在即將公佈的施政報告中,提出解決基層住屋的規劃藍圖,交待對基層住屋問題的承擔。 房屋長策一再拖延,梁振英不能推卸責任,必須落實興建資助房屋 而事實上,特首梁振英一直沒有就這些基層住屋訴求作出具體的回應或承諾,其最近的房屋政策更沒有交待建屋量和公私營住屋比例,公屋的供應量實際上仍維持在每年的15,000個。毫無疑問,增加資助房屋的供應,必然是特區政府的主要策略,以紓解基層市民包括劏房居民住屋需要。可是,梁振英卻對相關問題一拖再拖,一方面,將解決問題的責任交到「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但委員會只能在7月份提交初步的建議文件;增加資助房屋,由覓地到規劃及興建,至少都要5年時間。民協認為,梁振英政府根本沒有理由拖延建屋策略,因此,民協要求梁振英不要推卸責任,必須正視香港的住屋需要,盡快落實每年興建不少於30,000個公屋單位,以及不少於5,000個居屋單位的房屋政策。

立法會四題:重建白田邨

  以下為今日(一月二十六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馮檢基議員的提問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的口頭答覆: 問題:   行政長官於2011-2012年度《施政報告》中提出,需要探討在不影響環境質素的情況下,適當地增加公共屋邨的密度和地積比率,以提升公屋供應量。房屋署於上月中表示,基於深水埗白田邨內較高齡的樓宇在重建後有可觀的單位增幅,因此香港房屋委員會通過重建白田邨內8座較早期落成的的住宅大廈和一個商場。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當局現時以甚麼準則來決定啟動舊型公共屋邨的重建;是否包括樓宇的結構狀況、當區居民的意願、未有用盡和可增加的地積比率及維修所需的開支等;以及各因素所佔的比重;而在新開拓的未來的公屋用地方面,當局以何準則和需通過甚麼程序增加公屋的密度和地積比率; (二)是次啟動白田邨重建有否參考當區居民的意願;若有,諮詢居民和收集意見的過程和最終所採納的建議為何;有否考慮重建後的居住環境質素和密度;該等地段的現時和核准最高的地積比率分別為何;重建是否只涉及未盡用地積比率的土地;若是,為何未有考慮進一步增加該等地段的地積比率,以提供更多公屋單位;及 (三)現時有潛在重建價值的各舊型公共屋邨的名單、樓齡及現時和可盡用的地積比率分別為何,並以表列出該等資料;當局現正計劃或將會考慮重建哪些舊型公共屋邨,以及會否盡快展開地區居民諮詢;有否評估重建舊型公共屋邨對未來增加公屋供應量的幫助? 答覆: 主席:   政府現時透過香港房屋委員會(房委會)為無法負擔租住私人樓宇的低收入家庭提供租住公屋,並以維持一般公屋輪候冊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為三年左右為目標。根據房委會最新的公營房屋建設計劃,由二零一一至一二年度起的五年期內,共會興建約75 000個公屋單位,即平均每年約15 000個。為提供穩定及充足的公屋用地,以落實我們的建屋目標,政府在2011至12年《施政報告》中提出,會透過開發新土地,以及探討在不影響環境質素的情況下,適當地增加公共屋邨的密度和地積比率,以達致新建公屋單位供應的目標。   在二零一一年,房委會通過了「重建高樓齡公共租住屋邨優化政策」,就重建高樓齡公共屋邨的政策作出微調。除會繼續根據全面結構勘察計劃的勘察結果,以結構安全和修葺方案的經濟效益這兩大準則,考慮是否清拆及重建高樓齡的公共屋邨外,房委會日後更會研究該公共屋邨在重建後可增加的公屋量和合適的遷置資源,務求能兼顧現有樓宇的可持續使用和舊屋邨的重建潛力。   我現就馮議員的問題的三個部分回覆如下: (一)正如我剛才所表示,為配合重建微調政策,房委會在考慮重建高樓齡的公共屋邨時,會根據全面結構勘察的結果,考慮結構安全和修葺方案的經濟效益,以及會研究其重建後的發展潛力和有否合適的遷置資源,務求能兼顧現有樓宇的可持續使用和舊屋邨的重建潛力。   按照現行政策,在全面結構勘察計劃下,房委會會為高樓齡的屋邨進行全面結構勘察的工作,包括從樓宇蒐集測試樣本,就混凝土強度、鋼筋銹蝕程度和預料在未來15年間的老化程度等作技術評審,以及評估為持續保存樓宇所須進行的修葺和有關維修費用。   就此,我們於白田邨進行了一籃子的詳細研究,包括各項技術及環境影響評估、地區的整體規劃、都市設計和發展密度等,並與相關政府部門和政策局溝通聯絡,就區內社區、社會福利、運輸和教育等各項設施進行磋商。   至於重建發展潛力及遷置資源的考慮,白田邨較舊部分有共8幢樓宇約3 500個租住公屋單位,重建後可提供約5 650個單位,較重建前增加約2 150個單位,增幅數量可觀。加上附近現有新建成的石硤尾邨第2和第5期正是合適的安置資源,可用作遷置首批受影響的白田邨居民。我們亦會清拆現時已空置的學校,並一併發展。房委會轄下策劃小組委員會就以上的考慮,於今年一月通過白田邨分期清拆和重建項目的初步總綱計劃。   在規劃新開拓的未來公屋用地方面,房委會會在符合現行相關法規,進行各項技術研究,包括環境、交通、空氣及視野評估,並與相關政策局和政府部門商討,在不影響環境質素的情況下,透過放寬地積比率和高度限制等方式,充分發揮地盤的發展潛力,以力求盡量增加公屋供應。例如,經房屋署與規劃署商討後,我們已成功地把火炭及洪水橋的公屋項目的地積比率及高度限制放寬和增加土地面積,兩個項目因而可合共增加超過4 200個單位。房委會在未來的公營房屋發展項目中,亦會繼續本着「地盡其用」的宗旨,以最具效益和可持續發展的原則下興建公屋。 (二)在考慮是否清拆及重建白田邨時,除了以上提及的四項準則包括結構安全、修葺方案的經濟效益、重建發展潛力及遷置資源外,我們亦會一併考慮到當區社區發展的需要。   一直以來,我們密切留意區內民情,並透過區議會及其他不同的諮詢渠道,與區議員及邨內居民保持溝通,聽取他們的意見,亦明白到他們均普遍支持將白田邨較高樓齡部分重建。就今次白田邨分期清拆和重建項目的初步總綱計劃,房屋署曾多次與受重建計劃影響的居民、居民代表、商戶及褔利機構舉行會議,聽取他們對計劃的意見並回答他們的查詢。此外,我們亦已在本年五月上旬向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簡介白田邨重建計劃,並將會繼續向深水埗區議會房屋事務委員會簡介該計劃,聽取議員的意見。在進行重建的過程中,我們亦會積極與當區區議會、地區關注團體和白田邨居民保持緊密溝通並跟進他們的意見。   此外,房委會現正與其他相關政府部門和政策局緊密合作,處理與白田邨重建項目相關的社區、社會福利、運輸和教育各項設施的搬遷、重置和撥款安排。房委會會在擬訂重建項目的總綱計劃時邀請公眾參與。   現時,白田邨較舊部分的地積比率大約是四倍。透過放寬項目的地積比率至六倍,白田邨較舊部分在重建後合共可提供約5 650 個租住公屋單位,較重建前增加約2 150個租住公屋單位。 (三)根據「重建高樓齡公共租住屋邨優化政策」,正如我剛才所述,重建高樓齡公共屋邨的其中一個考慮因素,就是該屋邨在重建後的發展潛力,以確保可盡量善用珍貴的土地資源,以及增加公屋單位供應量。   白田邨是第一個房委會引用重建高樓齡公共租住屋邨優化政策的方案。為配合重建微調政策,房委會未來在考慮是否清拆及重建其他高樓齡的公共屋邨時,除會繼續根據全面結構勘察計劃的勘察結果,以結構安全和修葺方案的經濟效益這兩大準則來衡量外,我們亦會繼續研究公共屋邨的重建需要及發展潛力。目前,我們除就個別屋邨進行一籃子的詳細研究,包括各項技術及環境影響評估、地區的整體規劃、都市設計和發展密度外,亦正與相關政府部門和政策局溝通聯絡,就區內社區、社會福利、運輸和教育等各項設施進行磋商。當達成共識後,將適時確立個別屋邨的重建可行性。

九成市民認為樓價貴 贊成復建居屋增建公屋

民協於三月下旬進行了「市民房屋需求問卷調查」,透過電話隨機抽樣的形式訪問了近320名市民以了解市民對現時樓價的看法和對住屋的需求。調查發現,超過 9成的受訪者認為現時私樓售價高昂,同時亦有9成受訪者贊成要復建居屋、增建公屋協助市民解決住屋問題。此外,調查亦發現有8成人認為政府有需要推出更多 措施緩和升溫的樓市。   九成受訪者認為私樓價貴六成人認為炒風嚴重            民協立法會議員馮檢基指出超過9成的受訪者認為現時私樓售價高昂,當中認為「好貴」的更有6成3,認為「平」和「好平」的只有不足兩成,反映市民普遍認為 私樓售價太高,令他們無力上車。馮檢基亦表示,調查亦發現近半受訪者(47.78%)認為未來一年的樓價會「更貴」,只有約半成人(5.38%)認為會 「平左」。此外,馮檢基指出調查亦發現,6成(60.44%)受訪者認為現時的樓宇炒風嚴重,認為「唔嚴重」的只有半成(5.7%)。     八成人要求政府緩和樓市            馮檢基表示民協是次調查亦探討了市民對早前政府推出的物業「額外印花稅」的看法,結果發現認為有近3成(26.27%)受訪者認為印花稅對緩和樓市炒風的 成效「無幫助」,同時亦有1成半(15.82%)受訪者認為印花稅「無好大幫助」;認為「有幫助」的有2成半(25.95%)。此外,調查亦顯示8成 (80.38%)受訪者認為政府「需要」推出更多措施緩和升溫的樓市,認為「不需要」的只有6.01%,認為「現階段不需要」的有7.59%。馮檢基表示 數據反映了市民普遍認為樓市太貴令他們難以承擔,單靠市場是難以自行調節到能負擔的水平,政府應在適當的時的候推出更多措施緩和樓市。     九成人要求復建居屋增建公屋            民協中委施德來表示調查的其中一個重點是了解市民對「復建居屋、增建公屋」的看法,結果發現各有9成受訪者贊成政府應「復建居屋」協助市民置業,「增建公 屋」幫助正輪候公屋的市民盡快上樓。此外,施德來表示在未來一年,有近7成(67.09%)受訪者和其家人都不打算買樓,只有2成人(19.62%)表示 會買樓,當中「有實際需要者」佔了當中的大多數,達17.41%。表示不打算買樓的7成人當中,大多數人(39.87%)認為「供唔起」是他們不考慮買樓 的原因,另有2成半人(25.63%)認為「無實際需要」買樓,施德來表示結果反映了高樓價影響了市民的置業計劃,政府實應正視問題。     中產都嫌樓貴八十後難上車            民協施德來亦就市民的收人及年齡對調查作深入剖析,他指出「樓價貴」不單是低收入人士要面對的問題,是次調查中,月入2萬元以上的受訪者佔總受訪者約2成 (18.04%),可是,這群收入中上的人士無一(0%)認為現時的樓價是「平」。是次調查中亦有約2成(20.26%%)是所謂的「八十後青年」,但當 中13.29%表示不打算買樓,其中大部份人(9.49%)指出原因是「供不起」,只有3.48%人認為是「無實際需要」。施德來表示「八十後青年」已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