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工人

民協參與「五一大遊行」撐工人

民協要求立法訂立標準工時, 恢復集體談判權, 撐工人, 撑罷工!  

馮檢基 : 鐵娘子也不能解決的工潮

香港的碼頭工潮事件已維持了二十多天,適逢任內大力壓制工會的前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辭世,這兩事相近三十多年的事件,看似無關,但卻從側面反映了香港政府的管治問題。 二戰後,英國工會勢力漸強,其會員於七十年代末佔總勞動人口逾四成,加上執政工黨的助力,與資方的角力中有壟斷地位、議價能力不弱。1978-79年大罷工使英國街頭混亂,國家運作幾乎停頓。連串罷工損害了經濟,亦使民心開始厭惡工會、傾向保守黨。時勢造英雄,戴卓爾夫人於1979年選舉大勝奪得首相寶座。她上任後大力整頓工會、縮減福利、私有化國營企業。1990年她下台之時工會會員已大減三百多萬,議價能力大不如前。她雖有矯枉過正之嫌,但選票的授權仍是其大幅改變國家的根本力量。 梁振英無力處理 香港的情況卻與三十年前英國為另一極端,勞工法例欠完善,外判剝削,產業壟斷,而工會不但卻分散,更未有法律保護其談判地權,根本難以保障工人權益,使商家橫行無忌。既有壟斷地位自然無須多顧工人,而工人不打東家亦欠「西家」出路。 香港政府一直主張「大市場、小政府」,相信給予人們自由、讓其為自身打拼,「無形之手」便會引領市場進入均衡,亦是各得其所的理想狀態,但這明顯與現實不符。面對貧富懸殊日益嚴重,產業壟斷造成的不公平,一次又一次的工業行動已無可避免,政府本責無旁貸即時協助處理,令社會的捐失減至最低,但梁振英及直接負責的官員張建宗多日已來的表現,已明確告知市民其根本無能力迫使資方回歸談判桌。 結構問題需結構解決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普遍英國人厭惡工會勢大、隨意罷工導致國家凋零,因而以選票推保守黨「上位」,戴卓爾夫人以強大民意厲行改革、面對龐大國營企業亦無所懼。相反,今天港府面對盤根錯節的利益集團、深層的社會矛盾下,勢孤力弱,甚或乾脆選擇向財閥靠攏。歸根究底,今天的特區政府,欠缺人民授權而每每施政舉步為艱,故經常被形容為「熱厨房」,而且情況自回歸以來不斷惡化,可預視一天未有真正的普選,香港的結構問題也沒有能力解決,恐怕鐵娘子當上特首亦難悍然變革。 刊於獨立媒體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6373

碼頭工人撐到底大遊行

和黃旗下的香港國際貨櫃碼頭(HIT)外判工人於3月28日發起罷工,至今已進入第九天,罷工人數仍然維持超過450人。 為了進一步表達碼頭工人的訴求,以及市民對罷工行動的支持,本會將於本星期日發起「碼頭工人撐到底大遊行」,要求資方立即與工會談判,讓工人得到合理加薪和尊嚴勞動,以及要求政府立法落實集體談判權。

民協議員/地區辧事處設籌款箱支援罷工基金

事實上今次的事件非一日之寒,貨櫃碼頭的外判公司自1997年起至今,十七年來一直從未調升工資,工友多番反映,訴求卻失望告終,加上香港勞工法例落後,基層工友以至一般受薪階層缺乏職業保障,即使組織了工會,由於集體談判權於97年後,被建制派廢除,令工友透過組織向資方爭取合理待遇的途徑也大打折扣,才發展出今天的大罷工行動。 事情發展多日,HIT的總經理仍表現出與自己無關的態度,拒絕與勞方談判,雖然日前在勞工處安排下,十名碼頭業代表原定與外判商展開談判,但在等候兩個半小時後,由於只有永豐一家外判商到達現場。工潮演變迄今,已非單純的勞資糾紛,而是涉及公眾與香港利益的重大問題,政府應該擔當推動角色,以積極行動介入,促使勞資雙方盡早解決事件,可惜的是梁振英仍未有任何行動,負責的張建宗亦是發展多日後才表示會跟進。 民協認為,外判工作不代表外判道義和責任,民協全力聲援 HIT 外判工人的罷工行動,並會於各辦事處擺放罷工基金籌款箱。 撐工人!撐罷工! 民協的議員/地區辦事處將會設有籌款箱支援罷工基金,詳情如下: 深水埗區 民協馮檢基議員辦事處 地址:九龍長沙灣麗安邨麗德樓地下3A室 民協秦寶山議員辦事處 地址︰九龍石硤尾邨21座地下126室 民協馮檢基議員/譚國僑辦事處 地址︰九龍石硤尾大坑東邨東成樓地下3室 民協梁有方議員/江貴生辦事處 地址︰九龍長沙灣李鄭屋邨禮讓樓地下平台102室 民協衞煥南議員辦事處 地址:南昌邨昌賢樓地下9室 民協覃德誠議員辦事處 地址︰九龍深水埗元州邨元泰樓地下B1室 民協黃志勇議員辦事處 地址:九龍荔枝角海麗邨海禧樓地下4B室 民協黎慧蘭聯絡處 地址:九龍深水埗富昌邨富良樓地下8號 民協吳美議員/楊彧辦事處(白田) 地址:九龍石硤尾白田邨9座地下6A室 民協梁欐聯絡處 地址:九龍大埔道168號南都大廈3字樓9室 民協吳美議員聯絡處(澤安) 地址:九龍深水埗澤安邨富澤樓地下9號室 九龍城及油尖旺區 民協莫嘉嫻議員辦事處

譚國僑 : 撐工友撐到底!

三月廿八日,葵涌香港國際貨柜碼頭公司多個外判商工友發起罷工行動,爭取合理待遇及薪酬,罷工開始後,香港國際貨柜碼頭公司(HIT)負責人態度傲慢強硬,除向法庭申請禁制令,並聲稱追討因罷工造成經濟損失以恫嚇工友,罷工事件喚起了社會各界的關注和聲援,筆者亦完全支持碼頭工友的罷工抗爭行動。   1. 工友辛勞及高危工作得不到合理回報   長期以來,進出口業乃香港整体經濟非常重要支柱,而貨柜碼頭的運作,主要是依靠一些付出辛勞和血汗的基層工友。貨柜碼頭的工作環境可稱高危,並且極為勞動密集,工友需要長時間於高空的控制塔工作,甚至於塔內用膳和解決大小二便,有必要時更需連續24小時工作,又或者於八號風球下工作,貨柜隨時有跌下的危險,這種惡劣和高危的工作環境實在教人不敢想像,但工友辛勞付出的血汗和勞力,卻得不到合理回報,貨柜碼頭工的工資,自九七至今,不升反跌,雖然碼頭工友多番提出要求,訴求卻失望告終,今次罷工實在是碼頭公司和外判商長期漠視工友訴求的結果。   2. 外判制度成為財團推卸為工友提供合理待遇責任,甚或成為剝削工友手段   香港國際貨柜碼頭公司(HIT)是和記黃埔的子公司,和黃去年盈利為268億,利潤非常豐厚。可是HIT長期透過外判制度,將提升碼頭工友待遇和工資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作為貨柜碼頭的承辦公司,HIT其實是有責任責成其外判商,讓工友分享經濟成果和合理報酬,可惜該公司的負責人於是次工潮中態度傲慢強硬,並拒絕直接或聯同外判商與工友進行談判,以儘快與工友達成共識,解決工潮糾紛,實在叫人失望。正如罷工工友指出,碼頭工友24小時工作的工資,已由九七年時的1500元,跌至現時1200元,貨柜碼頭現行的外判制度明顯已經成為財團赤裸裸地剝削碼頭工友的手段,難怪今次工潮出現一句口號:「養起李嘉誠、養不起家庭」,這的確是不少碼頭工友的心聲。   3. 碼頭工友的集体談判權及工會在工潮的代表角色不被尊重   是次碼頭工友罷工行動,工會及工友一開始時已經要求資方(包括貨柜碼頭承辦公司和外判商)進行談判,雖然勞工處亦曾到過罷工現場,但去到罷工的第五日,仍然未能安排勞資双方開會談判,其間更出現工會代表不能代表工友談判的要求,這情況反映工友的集体談判權及工會的代表角色不被尊重。要知道任何的勞資談判,勞方必然是處於弱勢,只有工友的集体談判權和工會的代表角色被確立,勞資双方才能處於較對等的談判處置,工友合理權益方能得到重視。        筆者執筆時,法庭已經接納香港國際貨柜碼頭公司申請禁制令的要求,而工會及罷工工友亦決定轉移罷工抗爭場地,並重新調整策略。香港國際貨柜碼頭公司雖然贏取到法庭禁制令,但特區政府若不能夠儘快介入速成勞資双方談判,而碼頭公司若仍然拒絕認真責成其轄下的外判商與工會及工友談判,改善碼頭工友待遇,法庭的禁制令是無助解決是次工潮,相信社會各界仍會繼續「撐工友」、「撐到底」!   http://lifestyle.etnet.com.hk/column/index.php/internationalaffairs/politics/16918?locdes=content

全力聲援 HIT 外判工人的罷工行動

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全力聲援「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 (HIT)」 外判工人的罷工行動,支持工友為自己的合理權益爭取到底!   長期以來,進出口業乃香港整體經濟非常重要的一個行業,而貨櫃碼頭日常運作,就一直依靠一班付出辛勞與血汗的基層工友,貨櫃碼頭的工作環境可稱高危,並且極為勞動密集,例如工友需長期於高空的控制塔工作,甚至需於塔內解決大小二便,有必要時工友更需要連續24小時工作,又或者於八號風球下工作。貨櫃隨時有跌下的危險,這種惡劣的工作環境實在教人不敢想像,但工友辛勤付出血汗與勞力,卻得不到合理的回報,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HIT)長期透過外判制度,將提升碼頭工友的待遇和工資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事實上,貨櫃碼頭的外判公司自1997年起至今,十七年來一直從未調升工資,工友多番反映,訴求卻失望告終,民協認為,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HIT)理應責成外判商讓工友分享經濟成果和合理 報酬,而非年復年地縱容外判商剝削工友!   可惜,該公司的董事總經理於是次工潮中態度傲慢強硬,除了不斷發放混餚視聽的「已加薪」言論外,亦拒絕與勞方談判,更可恥的是,資方竟然指令碼頭保安阻撓民間聲援罷工行動,又聲稱申請法庭禁制令,甚至追討相關經濟損失來恫嚇工友,此強硬而極具挑釁性的說話,著實反映資方完全沒有誠意回應工友的訴求!   民協認為,外判工作不代表外判道義和責任,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 (HIT)理應放下敵對的態度,責成轄下外判公司盡快與工友展開實則而有意義的談判,並回應工友的訴求,調升工資至可接受的合理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