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廖成利

「向假普選說不!」 拒絕袋住先

民協成員於4月26日(星期日)聯同泛民其他議員出席「向假普選說不!」運動啟動禮,向香港市民解釋民協否決假普選的立場。政府按照「8.31框架」制定的政改方案,容許小圈子操控提名程序,藉此操控選舉結果,使香港人淪為「投票工具」。民協表示絕不「袋住先」! 政府官員4月25日(星期六)乘坐開蓬巴士落車宣傳,同市民「有距離,零接觸」;泛民的「向假普選說不!」運動在4至6月都會落區同市民「無距離,多接觸」。我們不怕有人踩場,希望以理服人。未來數周,泛民會在社區深耕細作,面對面向市民解釋我們否決政改方案的理由。我們亦呼籲市民向身邊的人解釋方案的弊病,向政府詭辯反擊。 運動目的是要令更多市民明白,政改方案袋住先,等於袋一世。正如泛民議員在啟動禮中,一同撕破政府政改傳單的詭辯面具,向香港人展示隱藏在政府傳單中的「密碼」:「冇理由會通過」假普選,與及我們要「拎走假普選方案」;總之「假普選,一定唔要得!」 民協等等泛民主派之後更會走到九龍,進行車隊巡遊,由荃灣到旺角,途經葵芳和深水埗,為泛民主派的街站打氣。民協及各黨各派已籌備往後的活動,包括研討會、單車巡遊等,泛民主派會陸續公布詳情。 民間有很多團體花盡氣力「夾實」泛民投反對票,泛民主派廿三票很早已承諾否決政改,大家是時候將氣力反擊建制派的議員。立法會內有很多零票功能組別議員,沒有任何代表性,但竟代表市民投下支持票。泛民主派希望市民向這些議員施壓。區議會方面,政府正動員十八區區議會,利用他們現時的大多數,營造全港區議會支持政改方案的假像。市民亦應向這些不代表自己的區議員施壓,包括「一人一信」叫區議員停止挾持民意「袋住先」。

站在市民一方理所當然

警方於3 月11日以「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要求民協立法會議員馮檢基到灣仔警署協助調查。民協認為這次「預約拘捕」只是警方的「政治秀」,其目的是以高調的公關手段打壓反對聲音。 民協對於爭取「真普選」的立場無容罝疑,絕不接受人大831所定下的框架。馮檢基亦一直會站在香港市民的一方,繼續和大家參與和平集會。雨傘運動的出現歸根究底就是中央政府一而再、再而三拒絕港人對真普選的訴求。而眾多香港市民走上街頭,亦絕非警方可以處理,市民上街集結是基本權利。民協希望警方不要成為國家機器,重新成為「市民公僕」。 作為立法會議員,馮檢基有責任監察政府包括警方執法。近年警方多次以不同形式削減香港市民的集會、示威及言論自由,因此更需要立法會議員在場監察。而警方使用武力的尺度亦與市民的了解大相逕庭。 「預約拘捕」立法會議員馮檢基是無理的,作為議員站於人民一方是理所當然的,即使歷史再重複一次,馮檢基依然會站在民眾當中,絕不言悔! 爭取「真普選」,毋忘初衷!

8/31佔中集會 堅持爭取真普選

政治篩選下,港人沒有真正選擇權;即使一人一票,但只能夠揀兩至三個中央篩選出來的人,和普選的國際標準相差千里。北京當局背棄了民主承諾,設立了高門檻、比以前更倒退的特首提名機制,實在不能接受。 廖成利、馮檢基、譚國僑參加8/31佔中集會,對於李飛當日明確表示「落閘」且不接受真普選,感到非常失望。然而,淚水不能換來光明,民主也不是平白得來的,是要我們努力爭取,堅持到最後一刻。 普選特首是香港的一等大事,應該是其是、非其非。豈能夠「袋住先」?

廖成利:為何長毛申請保釋失敗?

「長毛」梁國雄在一一年衝擊公眾論壇,被判擾亂秩序及刑事毀壞罪罪成,雖有一項控罪撤銷和減刑,仍被判即時入獄四星期,其保釋申請遭各級法庭拒絕,包括終審法院(FAMV38/2014),長毛繼續服刑。

強烈抗議國務院發佈一國兩制白皮書

強烈抗議國務院發佈一國兩制白皮書 反對中央粗暴介入及干預香港內部事務 徹底破壞「一國兩制、高度自治」 約十名民協成員帶同「白色面具」及「白色粉末」,到中聯辦上演形體劇場,戴上面具的演員拿著白皮書並口噴白末,噴向各帶著622紙牌的民協成員,以諷刺中央以白皮書製造「白色恐怖」。

民協呼籲622公投投三軌 舉行車隊巡遊

踏入6月即將臨近622的和平佔中公投,民協高調支持真普聯的三軌方案,民協出動三輛私家車及一架貨車進行巡遊。民協會於六月全力推動「622投三軌」的訊息,而今天車隊會來回行走,途經彌敦道一帶,之後會轉上山入紅磡、土瓜灣,及後會駛至荔枝角、美孚一帶並會沿途廣播,呼籲市民622投票,並且支持真普聯三軌方案。 民協馮檢基評論近來有許多親建制團體動作多多,意圖壓低佔中公投的投票率,所以決定進行今天的行動來抗衡反對佔中公投的聲音。民協主席廖成利認為真普聯的三軌方案最切合今日香港的局面,而且三軌方案是經過最長時間的團體洽談而衍生的方案,在形勢上同合理性上都應該要支持。他希望其他政團不要多生事端,現在香港需要的是團結一致,對抗假普選。

廖成利:高鐵延誤 誰來負責

高鐵工程延誤,建造費勢必超支,那麼應由誰負責呢? 工程項目主要包括三方,以高鐵為例是政府(僱主)、港鐵(項目經理)及承建商。先說承建商,如果延誤是因為承建商辦事不力導致拖延,當然應由承建商負責;但如因工程設計中途改動,或中途才發現要增加施工項目(例如原先沒有需要爆石的),就會追加「修訂項目」(VariationOrder),費用僱主負責。

廖成利:禍從口出

現實與虛擬世界都謾罵成風。 日前,慘被某高登網民誹謗為「雞蟲」的補習天王終忍無可忍,為保名譽而入稟高院,他要求頒令高登交出該網民的資料,獲法庭接納。高登遵從命令,交出有關言論的發帖時間及用戶當時的網絡位置,以便受害人繼續下一步法律行動。

向證監會投訴港鐵董事會

民協成員帶同「印有韋達誠頭像的棋盤」到證監會門外「不依章法下棋」及遞交請願信,諷刺!港鐵有法不依及要求證監會調查港鐵沒有盡早向外公布港鐵行政總裁韋達誠不續約的消息是否違反《證券及期貨條例》。 民協主席廖成利律師表示,車費的增加不單沒有為港鐵的服務帶來正面影響,反而故障愈來愈多。另外,高鐵工程的延誤亦反映港鐵管理層監管工程不力。一連串的事件進一步反映港鐵的管理可能出現重大的問題。

廖成利:禁報道審訊 保陪審員中立

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被控貪污案剛開審,為何法官頒令禁止傳媒報道審訊內容?箇中主因是,這宗重大案件的被告會否入罪,將交由陪審團裁決,法官採取嚴謹程序,確保陪審團的中立性及公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