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李健勤

《李旺陽是照妖鏡》| 李健勤

  由被監禁、被自殺到被燒屍,李旺陽之死喚起社會的良知,成為一面照妖鏡,照出殘暴、不仁與保皇的黑暗。   一名潦倒的六旬老翁,因參與八九六四民運及控告政府而被監禁20多年,在獄中受盡毒打與酷刑,被折磨至雙目失明,雙耳失聰,失去了自我照顧的能力。悲劇還未完結,出獄後他仍受到當局嚴密監控,失去自由,最終更因接受訪問高呼平反六四而遭報復,被當局以不合邏輯的理由,指他站在地上吊頸自殺而死,死後更被速速燒屍以圖毁屍滅迹。這名老翁,名叫李旺陽。   如此天理不容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國家,每一名有良知的中國人,也難以接受。可是,李旺陽的死,卻未能喚起某些人的良知,更成了一面照妖鏡,照出這些人黑暗的一面。   第一個被照出的,是內地官場。一名手無寸鐵且被毒害至失明失聰的老翁,還要受到被自殺的對待,更被毁屍滅迹,連死人最基本的尊嚴也去剝奪。李旺陽,照出了內地官場的殘酷與腐敗。   第二個被照出的,是本港的高官。面對如此大是大非的事件,候任特首梁振英竟視若無睹,更不願將香港人的感受和憂慮向中央政府反映,一眾高官對此也避而不談。李旺陽,照出了梁振英和高官們的怯懦與無情。   第三個被照出的,是本地建制派。建制派的政客,既要保皇,又不想得失香港人,立場左搖右擺,進退失據,一時拒絕要求人大跟進,一時說會去信人大要求關注以求補鑊。李旺陽,照出了建制派保皇本性的不是。   弱小的李旺陽,被強權壓死,卻顯出強大的力量,喚起社會的良知,亦成為一面照妖鏡,照出內地官場、本港高官和建制派的黑暗與不是。死有輕於鴻毛,重於泰山,李旺陽,絕對值得每一個中國人敬佩﹗

《貪曾考起保皇派》| 李健勤

  特首曾蔭權因一個貪字,泛起了要求他問責下台的巨浪,面對如此強大的民意壓力,成為了扮演保皇角色的建制派的一大難題。   曾蔭權被揭發受富豪款待,被指貪盡海陸空,出席外訪時更無必要地入住總統套房,居住於板間房的貧窮市民看見,更是氣在心頭。身為特區之首,曾蔭權失去市民信任,可謂與人無尤;身為問責制之首,當高官犯錯盡失民心時,問責下台亦理所當然。   還有不足一個月的任期,是立刻問責下台還是在芸芸反對聲中撐下去,對曾蔭權個人來說,只是聲譽問題。從政府架構來說,夕陽政府沒有特首一個月,只要制度完善,影響實在有限。但對於一直保皇的建制派,面對貪曾是保是棄,卻是一大難題。   為何特首可以貪得如此肆無忌憚,除了個人因素,更重要的是制度缺失,令防止賄賂條例沒有將特首也納入規管之列,而令制度出現如此重大缺失的,正是建制派當初的反對,令將特首納入防賄條例的法案未能通過,今日貪曾的出現,建制派可謂責無旁貸。   昔日建制派為保皇而否決對特首加強規管,引起的問題因貪曾事件已曝露於人前,面對還有不足三個月便是立法會選舉,建制派花了大量精力和時間以圖洗脫在23條立法時所顯露的保皇形象,會否因貪曾而前功盡廢,進而影響建制派在立法會選舉的選情,相信已令建制派舉步維艱。   令事件更為複雜的是建制派是否保曾,並非由他們全權決定,最重要的還要看北京的意思。還有不足一個月便是政府換屆之日,可以預期北京會傾向保曾,以減少政治動盪,畢竟若回歸後的兩名特首也未能完成任期,對北京的威信也有影響,因此,建制派很大可能要「硬食」這個政治炸彈。   政治沒有免費午餐,建制派因保皇而獲得有形無形的政治利益,貪曾貪盡海陸空民心盡失,保皇派同樣需要負上政治代價。事件對選情有多大影響,9月自有分曉。

《警方不能偏袒鄉紳》| 李健勤

  地政署日前到大棠荔枝園採取執法行動,遭村民暴力阻攔,向工人推撞、潑糞甚至打破汽車玻璃,警方絕不能偏袒姑息。   新界僭建問題已非新鮮事,政府早前提出依法處理村屋僭建,引起新界鄉紳極度不滿,有村民代表更威脅會流血抗爭,甚至進行革命,以對抗政府的清拆行動。   面對這個難題,政府提出折衷方案,容許最多半間沒有即時危險的天台僭建進行登記後,可以暫時不被執法。 雖然此舉在市區居民眼中是厚待新界人,但仍不獲鄉坤支持,並鼓勵村民不要登記。   在這背景下,要求新界僭建依法清拆,必然會挑起村民情緒,惹來激烈反抗,甚至出現暴力抗爭的場面,稍有政治觸角的也能預見,大棠荔枝園的霸佔官地和僭建問題已醞釀多時,要進行執法行動怎會一帆風順?要執法人員和工人毫無保護地進入虎穴,飽受暴力對待,要麼主事官員疏忽失職,要麼政府刻意挑起矛盾,將鄉紳暴力的一面顯露在鏡頭下,以爭取市民支持執法行動。   保障執法人員的安全,是政府的責任,縱使當局在第二日的執法行動增派數以百計的警員協助,村民的反應也相當克制,令清拆過程得以順利進行,但村民向工人潑糞和破壞車輛的行為,可因此當作沒有發生嗎?   警方嚴正處理鄉紳暴力行為,不但顯示政府對處理新界僭建的決心,避免給予公眾一種欺善怕惡的感覺外,更有另一種實際需要,就是警方需藉此向社會宣示,無論面對示威者還是新界鄉紳,執法尺度也是一視同仁,避免面對政治檢控的指摘時自打嘴吧。   面對鄉紳的暴力行為,警方最終是草草了事,還是嚴厲追究,唯有拭目以待。   民協中常委 李健勤

局長不應入行會 | 李健勤

  局長不應入行會   正所謂人多手腳亂,一個三十多人的會議,如何深入討論問題及果斷作出決策?行政會議正是如此。施政要迅速回應市民訴求,決策架構絕不能臃腫。董建華和曾蔭權政府經常被批議而不決,除了與個人的性格和能力有關,架構過分臃腫也阻礙了決策的效率,為重要決策把關的行政會議更是如此。   自從2002年董建華推行高官問責制後,3司11局共14名司局長也加入行政會議,連同約7名的非官守成員,行政會議成員數目超過20人。到了曾蔭權時代,3司11局改組為3司12局,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亦增加至13人,連同特首本人,行政會議成員數目膨漲至29人。若然梁振英5司14局的改組建議落實,行政會議難免繼續臃腫,破壞施政效率。   人多了,出來的效果是人多好辦事,還是人多手腳亂?這與架構和分工是否清晰流暢有關。   候任特首梁振英向公眾推銷其5司14局的政府架構改組建議時,強調新設立的副政務司司長和副財政司司長,將分管不同領域及協調各政策局的工作,有助提升施政效率。正因如此,既然多了兩位副司長擔當統領各政策局的工作,由五位正副司長代表官方出席行政會議已經足夠,何須14名局長加入?若說五位正副司長並不足以代表政府,必須14位局長加入才行,豈非意味新建議的副司長制度無助於統領政府工作提升效率,叫梁振英自打嘴巴?   要令政府施政更加順暢,一個30人的行政會議必須精簡。假如5司14局的建議成功落實,由特首加上五位正副司長理應足以代表政府,無須加入14名局長令行會架構進一步腫脹,使整體成員數目能壓縮至20人內,這既能避免予人一種人多手腳亂的印象,對於提升施政效率也有其實際需要。   民協中常委 李健勤

《梁振英不務實》| 李健勤

  梁振英不務實   以危言聳聽的方法倉卒重組政府架構,而非用心講解5司14局的理念和優點以贏取市民支持,梁振英的處事手法很不務實,叫人失望。   為求在7月1日上任前強行完成5司14局的政府架構重組,候任特首梁振英拒絕諮詢公眾,更以危言聳聽的言論,強調若然在上任前未能完成架構重組,將會拖延公屋和居屋的供應。   眾所周知,興建公屋和居屋,由政策制定、尋找土地、興建房屋到編配出售,動輒需要數年時間,這些工作在現屆政府3司12局的架構下,已由所屬的決策局和房委會處理,並不需要建立一個全新的架構才能推動,即使新架構匆匆立法失敗,以現有的3司12局過渡至新政府,既有的公屋和居屋計劃根本不會因而被拖慢,梁振英的說法顯然是要蒙蔽市民,使5司14局的建議含混過關。   更令人擔憂的是,梁振英未上任尚且如此,上任後會否變本加厲,放棄競選時營造的務實作風,變成一個玩弄權術不擇手段的特首?若然梁振英認為在競選政綱中曾提及相關構思,在落實政策時便不用諮詢公眾,那麼,梁班子日後推動眾多新政時,豈非能以同樣理由拒絕諮詢市民,一意孤行?   要做一個務實的特首,絕不能以危言聳聽的言論嚇怕市民,而是要認真進行諮詢,用心介紹5司14局的構思,回應大眾對擴大問責制的質疑,踏實面對市民就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工作隱形缺乏承擔的批評,並清楚解釋新架構建議對推動社會和經濟發展的關係和重要性,以爭取民意支持。   務實的特首,不是在競選時大搞形象工程,而是在施政時以務實的手法處理問題。漠視市民的意見,恃着立法會夠票便粗暴闖關,這種手法並不務實呢。   民協中常委  李健勤

《勿貪方便立壞先例》| 李健勤

  勿貪方便立壞先例   假如7月1日繼任特首的不是梁振英而是民主派,建制派會否支持現屆政府積極配合新政府的交接工作?   候任特首梁振英提倡重組政府架構,由現時的三司十二局擴大至五司十四局,增加兩名副司長及增設兩個新的政策局。若要在七一上任時實施新架構,由於改動涉及更改政府架構及財政撥款,新建議必須先獲得立法會通過。   可以預期,隨着2017年普選特首的來臨,政府換班將會不斷出現。究竟,舊政府是否有責任在任期內為一個理念不同的新政府修橋鋪路?社會應如何透過今次政府換屆接班帶來的爭議,為香港訂下一個優良的先例,以便日後政府再度換班時可以依從?   今次梁振英提倡五司十四局,屬政府重大的架構改動,必須向公眾充分解釋,議會亦有責任進行質詢,令社會利益得到保障。眾所周知,梁振英的任期由七一開始,上任前在制度上並無法定角色,若新架構要趕及七一上任時實施,便需由現屆政府代為向立法會提出申請。   問題是,新政府的建議,由舊政府向議會申請並解畫,這合適嗎?舊政府應按自己的理念作出解釋,還是依從新政府的指示而行?新舊政府的權限豈非變得模糊不清?想深一層,今日的議會由建制派操控,尚且能霸王硬上弓強行通過建議,若日後的議會就類似申請持反對的態度,不是為新舊政府帶來憲制危機,引起社會不穩嗎?   社會有需要透過今次政府的換班,為日後普選特首帶來的新政治格局作出準備,建立一套符合公眾利益的先例。若然梁振英和建制派為了自身利益而「貪方便」,強行迫使現屆政府為新政府服務,將為政府換班立下極壞的先例,替日後的社會埋下計時炸彈,請梁振英和建制派三思。   民協中常委 李健勤

《大和解不夠大》| 李健勤

  大和解不夠大   梁振英在擊敗唐英年後,隨即擺出團結社會的姿態,揚言自此再沒有唐營、梁營與何營之分。   可惜,梁振英的大和解,團結面比曾蔭權的親疏有別還要細,政府繼續抱着逢泛民必反的心態施政,對市民來說並非好事。   唐梁之爭令建制派內部分裂,縱使他已成功獲得北京欽點,建制派內的不滿情緒依然高漲。於是,梁振英急於透過和解飯局修補裂痕,這既是北京命令梁不能不聽,對他來說也有實際需要,以便上任後在議會內獲得足夠支持。   只是,大家不要對這場大和解show抱有太大期望。原因之一,反梁的建制派並非善男信女,這些財團或其代言人本身的財力和政治資本雄厚,不必如民建聯或工聯會般對政府的指令唯命是從,縱使他們口口聲聲說與梁沒有嫌隙,實質上卻不會大力支持梁施政,要「河蟹」他們絕非易事。   除此以外,梁振英的和解對象只包括唐營核心支持者,將泛民主派摒諸門外,團結面比曾蔭權的親疏有別更細,可見團結社會向前只是梁的政治口號,非友即敵的價值觀一日不改,也難望梁班子會為香港帶來新氣象。   要做到正真的大和解,梁振英及其管治班子必須有更廣闊的胸襟,放棄對泛民主派、壓力團體以至公民社會的敵我態度,虛心聆聽並吸納意見,即使他們不會像建制派般最終也會「奉旨」支持政府,畢竟他們的訴求代表着很多市民的心聲,作為負責任的政府豈能置之不理。   假如梁振英仍抱着前朝政府的舊思維,因怕吸納泛民主派聲音引起建制派不滿而因人廢言,繼續逢泛民必反,最終只會辜負廣大市民的期望,對香港只會有害無益。   民協中常委 李健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