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特首

泛民杯葛與特首午宴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中午在立法會設午宴,款待行政長官梁振英、行政會議成員及立法會議員。 不過,泛民議員杯葛午宴,並計劃趁梁振英進場前向他示威。午宴將於下午1時開始,歷時約1小時,款待行政長官梁振英、政府官員、行政會議成員及立法會議員。但泛民議員不滿政府拒絕交代增發免費電視牌照的準則,決定杯葛午宴。他們帶同黑箱及市民的心意卡,在宴會廳外抗議。

馮檢基:魔鬼密會出賣香港與公道

馬尼拉人質事件發生已經三年,菲律賓政府不負責任的態度令死傷者仍未能討回公道,梁振英接受阿基諾的不平等會面,更叫菲方進一步蔑視香港,令公道更難討回。   自梁振英上任以來,追究菲律賓政府在人質事件的責任一直沒有進展,死難者家屬縱使四出奔走依然不果,特區政府亦未能提供實質的協助,令事件膠著。直至近日有消息傳出梁振英有機會在印尼的亞太經合組織會議期間與菲律賓總統阿基諾會面,為一直尋求公道的家屬帶來一點曙光。

馮檢基:請放過林老師與前線警員

梁振英週日落區由聆聽民意變為挑動對立,主動將林老師事件政治化,客觀效果是為林老師與前線警員惹來更大的抨擊。社會撕裂已到達臨界點,作為特首理應承擔無力團結社會的政治責任,為何要難為老師與前線警員,令他們成為磨心? 就粗口罵警一事,即使林老師已公開道歉,教育局局長亦已表示有現行機制處理,事件理應慢慢地告一段落,但梁振英罕有地就一位老師的個人行為,以特首身份要求教育局局長進行特別調查提交報告,誓要窮追猛打,讓事件的爭議延續下去。

與范太商榷 — 香港不能有真普選? (馮檢基)

協恩中學以「佔中引起的法治問題」為題舉行講座,並分別邀請了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及法律學者戴耀廷主講。而其中范太主要有兩個觀點,一為「佔中」是自殘,且未必可令北京改變立場,代價則要下一代承受;二為普選並無真假之分,而且普選需要在基本法框架下進行討論,否則無補於事。 第一,香港人爭取民主三十餘年,遊行請願絕食,談判討論協商等方法通通嘗試過,換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先有0七0八普選的承諾一夜灰飛煙滅,後有一七二0普選再一次玩弄定義,一時要愛國一時要篩選。觀乎香港形勢,發展停滯、矛盾對立到了頂峰,再次失去普選才是自殘,其後果是幾代香港人都難以承受的。 第二,國際上的普選雖有不同的形式,如總統制、議會制等,具體方法亦各有不同,但先篩選後普選的方式,恐怕只在伊朗等國應用。而且,基本法本已有實施真普選的空間,按照基本法第45條,「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雖然條文列明參選人需得到提名委員會提名才能成為特首候選人,但並無規定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方法。即只要將現有提名委員會的小圈子擴大成具備廣大民意基礎,例如由真普聯提出的方案 – 全民選出提名委員會或由民選區議員及立法會議員組成提名委員會,再經民主程序提名候選人,便既能符合基本法的要求,亦令特首選舉的提名和參選方法符合普及而平等的原則,以達致真普選。 真普選絕對可以出現於基本法框架下的。理性和依法討論,從而得出一個符合人大常委的決議,也符合香港的實際需要及市民期望的政改方案,這才是摧毀「佔中」行動的最強武器,亦是唯一可能避免雙輸的方法。 最後,借學生的一席話作結:「香港人爭取民主不下二三十年以來的事,今年七一數十萬人上街爭取想要的真普選、由全民提名普選特首,我們依法遊行等表達意見,但我想問范太怎樣證明2017年真普選並非顧全大局?」 主場新聞 http://ht.ly/mP2o1 

振英一天不下台 香港未來難變改

七一43萬人上街,反映港人對政府施政的不滿已到臨界點。 過往一年,梁振英的政治班子醜聞不斷,又不理民意,嘗試推行國民教育、新界東北發展等具爭議的議題及政策。種種劣跡,都讓市民憤怒,民協今天早上以「退還摺櫈」作示威方式,並要求梁振英下台! 還記得梁振英最初參選特首時,表示會放坐在摺櫈,以紙筆記下市民訴求,一副聽取民意的姿態。可惜,他上任一年以來,其施政不單沒有改善,而且越趨惡化,如最近的擴建堆填區問題上,受到屯門市民強烈反對下,漠視民意,在工務小組強行通過,並把方案提上財委會申請撥款;加上在政改問題上一拖再拖,民怨已達到極點。 其支持率屢創新低,但他卻厚顏,顯示自己過往一年的「政績」,更表示不會「自滿」;試問民望負分的特首,何來可以滿意自己表現? 所以,今日民協副主席譚國僑以摺櫈「回敬」特首,表示市民不會收貨,把摺櫈還給他,並要求他快快下台,立即政改,立即普選!

泛民沒有分裂的條件,真普選聯盟正式成立

12個政黨及團體昨日正式成立「真普選聯盟」,推動特首及立法會盡快實現雙普選。 民協認為面對無心推動普選的梁振英及建制派,泛民再沒有分裂的本錢。期望真普選聯盟的成立,能令泛民各黨派暫時放下分歧,團結一致爭取真普選。  

民協譴責梁振英侵害自由,要求撤回律師信

就行政長官梁振英向信報及練乙錚先生發律師信,並要求信報撤回評論文章一事,民協認為完全不能接受。梁振英的舉動有威嚇傳媒和打壓言論自由之嫌,破壞香港核心價值,民協對此表示強烈抗議!   製造風聲鶴唳,意圖威嚇傳媒 梁振英採取法律行動,源於信報在1月29日刊出練乙錚先生文章《誠信問題已非要害 梁氏涉黑實可雙規》,不過,文章一方面只屬評論文章,內容所指的「梁氏涉黑」是基於劉夢熊先生一方所言的假設性陳述及分析,並非確實指梁振英已經涉及黑道。另一方面,練乙錚先生在文章中曾兩度清楚地提醒讀者,劉夢熊提供的資料不一定或未必完全正確,並且提出有關涉黑只是疑點,文章提出的所有資料亦需作進一步嚴格求證。明顯可見,不論是信報,還是練乙錚先生都只是就情況發表分析言論,並非作出抹黑行為。   打壓言論自由,破壞香港核心價值 梁振英作為行政長官,卻為此事發出律師信,容易令社會風聲鶴唳,有意圖打壓言論自由之嫌。民協認為,梁振英即使以個人身份公開就此向傳媒發出律師信,如香港大學法學院院長陳文敏所言,已經嚴重影響香港的核心價值,令人遺憾。   民協要求梁振英立即撤回向信報及練乙錚先生發出的律師信,以捍衛香港的新聞和言論自由。

民協提倡四大基層住屋政策,要求梁振英在施政報告提出解決規劃藍圖

誠信破產的特首梁振英將會在1月16日(星期三)發表其第一份施政報告。雖然民間社會和大眾市民因其形象破滅對這份施政報告太大期望,然而,政府仍然有責任解決社會上各種問題。而在眾多迫切的社會問題中,基層住屋問題首當其衝。就此,民協今天(2013年1月13日)到旺角西洋菜街設街站發起簽名運動要求梁振英於施政報告中,就各種建議作出回應,提出解決基層住屋的規劃藍圖,滿足基層住屋需要。民協要求政府:   落實每年興建「不少於三萬公屋、五千居屋單位」政策 梁振英無論在特首選舉前,還是上任後,沒有就這些基層住屋訴求作出具體的回應或承諾,其最近的房屋政策更沒有交待建屋量和公私營住屋比例,現時,公屋的供應只維持在每年的15,000個。毫無疑問,增加資助房屋的供應,必然是特區政府的主要策略,以紓解基層市民包括劏房居民住屋需要。可是,梁振英卻對相關問題一拖再拖,一方面,將解決問題的責任交到「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但委員會只能在7月份提交初步的建議文件;另一方面,將增加資助房屋,由覓地到規劃及興建,至少都要5年時間。民協認為,梁振英政府根本沒有理由拖延建屋策略,因此,民協要求梁振英不要推卸責任,必須正視香港的住屋需要,盡快落實每年興建不少於30,000個公屋單位,以及不少於5,000個居屋單位的房屋政策。   重建舊式屋邨,釋放地積比率 有很多公共屋邨將陸續到達50年的樓齡。民協發現,現時各區由香港房屋委員會(房委會)及香港房屋協會(房協)興建的公共屋邨,樓齡超過30年以上的公共屋邨共有43條,當中樓齡超過40年的亦有12條屋邨。這些舊式屋邨均位於市區,基礎設施、交通配套完備,不過卻未有盡用地積比率。民協認為,以現時的技術重建舊屋邨,可以紓緩土地不足,解決市區覓地難的情況。按每層興建同類型單位增加地積比率推算,重建樓齡40年以上的屋邨,可以大幅增加公屋單位;如果以10年累計,預期重建計劃可以增加超過90,000個公屋單位供應(*註1)。所以,民協要求政府必須加快重建舊屋邨計劃,釋放地積比率。   以舊屋邨及改建工廈作過渡性住房,解決劏房及公屋輪候冊問題 劏房環境惡劣乃不爭的事實。衛生及安全狀況欠佳、空氣不流通、噪音滋擾、潛在結構危險等問題俯拾皆是。但劏房住戶仍需要負擔沉重的住屋開支,部的劏房住戶平均月租佔家庭入息36%,加上一般劏房住戶需要額外支付較昂貴的水費和電費,過去數年更未能受惠於電費津貼、豁免差餉等利民措施,實在雪上加霜。不過,政府看似對劏房問題視而不見,沒有誠意解決有關問題。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更在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中表示「劏房有其存在價值和市場的需求」,明顯是漠視基層市民長期處於水深火熱的處境!   事實上,不少公屋輪候冊上的申請人已輪候多年,期間在無可選擇的情況下被迫租住劏房。民協認為,政府應該以改建工廈,或以推行舊屋邨重建計劃,設「市區中轉房」單位,讓公屋輪候冊申請人於重建前的3年凍結期並進入配房階段時,暫時遷居到這些單位,作為過渡性住房(transit housing)安排。   開放資助房屋第二市場,提高可租賃單位供應 現時的資助房屋(不論是居屋,還是租置計劃下的公屋)單位,住戶必須先要住滿某個期限,以及對房屋委員會補繳原先獲政府津貼的地價,才可將單立作公開租賃買賣。可是由於政策限制,補地價的款額亦相當高昂,一般市民根本無去負擔,以至單位流轉量低,造成資源錯配。據統計,2011至2012年估計第二市場上可供租賃的居屋及租置單位總數高達近400,000!由此嚴重情況,民協提倡政府應設「出租主導」的房屋政策,開放資助房屋第二市場,讓住戶可以免補地價對外租出單位,供入息40,000以下的家庭可以租賃這些單位,增加可租賃單位供應,解決中下階層的住屋需要。   就以上四項房屋政策訴求,民協除了今天的簽名行動外,還會將行動擴展至其他地區進行,集合更多市民的力量。民協要求梁振英及特區政府在將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提出解決基層住屋的規劃藍圖,體現對基層住屋問題的承擔。

人無信而不立 必須在七‧一前交代 否則應放棄宣誓

  民協主席廖成利及十多名民協成員,前往候任行政長官辦公室遞交抗議信,要求梁振英先生盡快全面公開及坦白交代,解釋公眾對有關其位於貝璐道4號的4號及5號屋僭建的疑問,否則梁振英先生應考慮放棄宣誓,以便從速舉辦特首補選。同時亦要求廉政公署亦應介入調查,是否有人涉及選舉失實聲明。 專人勘察、收樓  為何仍沒有發覺存有僭建物 梁振英先生於昨天回應記者查詢時曾表示:「這四項(僭建)都是在買入的時候已經有的。在收樓的時候,我請了專人去做勘察、收樓,是根據買賣屋契所附的圖來確認是沒有僭建的。 然而使公眾遺憾的是,在屋宇署在巡查後卻認為,除了4號屋旁的金屬閘門外,其餘四項僭建物均屬於「須優先取締」類別。 對此民協認為,梁振英先生需盡快交代,當日是聘請了甚麼專業人事負責勘察、收樓工序;同時梁振英先生亦需如實全面公開當日買賣屋契所附的圖則,否則將未能清楚解釋為何沒有發覺存有多個屬「須優先取締」僭建物。 必須清楚交代是否知道有一個約200平方呎的地下空間 參考梁振英先生昨天會見傳媒的查詢,有關是否一直都不知道那裏有個二百平方呎的空間時,梁振英先生是這樣的回答:「我不知道那個……知道有這樣的空間,不知道空間本身不應該是一個空間來的,應該是實的,實心的,這個問題我會去處理的。」 民協認為上述回答明顯是支吾以對。梁振英先生買入住所已有十年時間,因此必需清楚交代,其是否知道貝璐道4號的5號屋,有一個約200平方呎的地下空間;為何昨天曾向記者表示過去一直並沒有使用,但近期又曾進行裝修,供警員使用? 必須在七‧一前交代  否則應放棄宣誓 「民無信而不立」,特區第四屆行政長官選舉其中一個轉捩點,亦因其中一位候選人被揭住宅有僭建地牢。民協因此強烈要求,梁振英先生必須在7月1日前,全面公開及坦白交代公眾疑問,否則梁振英先生應考慮放棄宣誓,以便特區政府依法從速舉辦特首補選。同時亦要求廉政公署亦應介入調查,是否有人涉及選舉失實聲明。

要求貪曾立即下台

  要求貪曾立即下台 民協成員趁行政長官曾蔭權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到立法會請願 ,要求曾蔭權就濫用公帑、多次接受富豪款待等行為立即引咎辭職,體現政治問責精神。 民協批評特首曾蔭權豪花1200萬公帑外訪是以權謀私,濫用公帑之舉。曾蔭權實應愧對香港勞苦大眾,民協認為曾蔭權應立即下台謝罪。 民協指出即使曾蔭權只剩下十多日的任期,現在叫他下台看似無補於事。但是作為行政機關之首的行政長官,在犯上嚴重罪過時,即使任期還剩下多少都應問責下台,一方面體現政治問責,另一方面維護香港廉潔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