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警權

泛民主派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聯合建議

因應特區政府正在制訂新一年度的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發表聯合建議,在政制、教育、醫療、房屋、社會福利、勞工、婦女、環保、食物安全及環境衛生、民政事務、公共財政及稅制、紓困措施和資訊科技、電訊及廣播共13個範疇,提出合共67項建議,期望特區政府能將建議納入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中。   政制 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必須符合《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基本法》,不設任何篩選或預選機制,由全港市民一人一票普選產生 2020年立法會普選,必須全面廢除功能組別,所有議席由直選產生 2016年立法會選舉,爭取廢除分組點票制度,爭取取消功能組別及增加直選議席 修改《行政長官選舉條例》,容許行政長官具有本地政黨成員身份 修訂《防止賄賂條例》第三條及第八條,把適用範圍延伸至行政長官,防止行政長官隨意接受款待和收受利益 盡快制訂檔案法及資訊自由法 反對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 提高執法人員對人權法治的認知及意識,加強監察警員濫權情況   教育 增加受公帑資助學士學位的學額,包括課程一年級及銜接副學位課程的高年級學額 落實中學小班教學,立即將每班學生人數降至30 人,長遠降至25 人,以銜接小學小班,讓中學生可以接受高質素的小班教學 增加常額教師及改善班師比例,減低教師每周教學節數 增加每名於主流學校就讀的特殊學習需要學生的單位成本,用以增聘校內主任級教師,統籌特殊教育需要學生事務 盡快落實「中文為第二語文」的課程指引及考評準則,全面檢討為少數族裔學生訂立的中國語文課程,引入更多教授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元素,並加強相關的師資 推動落實15年免費教育,提高學券計劃的學費資助額 為幼稚園制訂教師薪級表和支援幼師接受專業培訓 為清貧學童提供津貼,以支援他們參與不同的學習活動,以滿足新高中學制中對「其他學習經歷」的要求 增設課外活動津貼,申請程序和經濟審查準則跟隨書簿津貼 增加學校津貼額資助學校改善網絡及軟硬件,更新中小學資訊科技教育課程,資助基層家庭購買平板電腦或手提電腦,縮窄數碼鴻溝 醫療 加強培訓及增加人手,提升醫護人員和病人比例 增撥資源,縮短專科門診輪候時間 調低醫療券受惠對象至65歲,並將金額增至1500元 增加長者健康中心名額,縮短輪候時間 為長者提供牙科保健及治療服務 改善藥物名冊制度,擴大涵蓋範圍

馮檢基:請放過林老師與前線警員

梁振英週日落區由聆聽民意變為挑動對立,主動將林老師事件政治化,客觀效果是為林老師與前線警員惹來更大的抨擊。社會撕裂已到達臨界點,作為特首理應承擔無力團結社會的政治責任,為何要難為老師與前線警員,令他們成為磨心? 就粗口罵警一事,即使林老師已公開道歉,教育局局長亦已表示有現行機制處理,事件理應慢慢地告一段落,但梁振英罕有地就一位老師的個人行為,以特首身份要求教育局局長進行特別調查提交報告,誓要窮追猛打,讓事件的爭議延續下去。

泛民記者會回應梁振英昨日在社區論壇的言論

泛民多名立法會議員召開記者會,回應行政長官梁振英昨日有關廉署,及要求教育局就林慧思事件提交報告的言論。 民協馮檢基批評梁振英言論過火,批評他跟進林慧思事件的手法,不成比例,質疑他是為醜聞不斷的政府,轉移視線。 激化社會矛盾對誰也沒有好處,呼籲泛民支持者不要中梁振英的「詭計」,不要與梁振英「打爛仔交」,要贏得香港市民的心。

馮檢基:躲在WTF背後的社會和政黨

林慧思老師口中的粗言彷彿撕裂了香港社會,連日正反觀點已見諸於大小報章、網媒評論,故不贅,只希望在此分享兩點觀察。 拒絕「被轉移視線」 事件緣起是「青關協」粗暴侵擾法輪功的街站,而警方並沒有加以阻止,義憤填膺的林老師多次表達不滿且不得要領下,以粗言指罵警察,而其後問題焦點瞬即由言 論自由、警隊公正執法的爭論,轉移到這數句的粗言之上。雖然林老師的行為出於路見不平,但粗口確使整件事「失焦」,從策略上,減少使用粗言穢語更可爭取廣 大市民的支持,又可樂而不為呢?

馮檢基 : 曾偉雄的荒唐

警方對被「低調通緝」的和平佔中核心義工陳玉峰作出「高調拘捕」,一哥曾偉雄再三的荒唐解說,不禁令人質疑警方是否背負著不可告人的政治任務,失去了作為公僕應有的中立性和專業性。 和平佔中核心義工陳玉峰小姐在五月八日因兩年前非法集結被捕。在被通緝的一年多裡,陳玉峰曾多次出入境,並出席了不少政要在場的活動,更曾與特首等多名高官合照,警方竟然事隔兩年,並在其他同類案件審結之時才進行拘捕,若非拘捕她的難度媲美蓋達恐怖分子,便是警方肩負著一些不可告人的原因。 警務處曾偉雄處長回應時,竟提出「高低調雙軌通緝制」,指陳小姐是被「低調通緝」,即只以電話溫馨提示、在寓所外守候,亦因不想打擾其同事故未有到其辦公室拘捕她。一哥的「低調通緝」可謂聞所未聞,若有人被通緝,市民大多期望警方盡快將其繩之以法,而不是花費兩年又顧及疑人同事感受而延誤拘捕。再者,律政司雖早已決定檢控,但拖延足足兩年,更適逢和平佔中運動蘊釀漸漸成熟時才「高調拘捕」,實難免瓜田之嫌。 曾處長荒唐的解釋絕非冰山一角。與眾多地方比較,香港警隊一向予人專業且優秀的感覺,但觀乎曾處長和警隊高層近年多番令人費解的言行,令警隊的形象大為受損。最廣為人知莫過於曾處長在電視顯示便衣警員拍打攝錄機及拒絕表明身份的情況下,仍然提出「黑影論」等說法。其後監警會經詳細調查下否定其說法,又指警方做法確有斟酌之處,曾處長仍堅拒收回言論。而警方於2011年反預算案遊行中,被指使用胡椒噴霧前未有警告及使用過份武力,且有電視台的影像佐證,曾處長卻很快便武斷表示沒有做錯,更指道歉是天方夜譚。 另外,有警方高層指大細胡椒噴霧是同級故使用指引亦一樣,但即時被學者駁斥為「唔太合理,唔合邏輯」。而早前警方亦曾把帶政治意味的「艾未未塗鴉」交付重案組偵查,惹起散播白色恐佈之慮。 前線警務人員的質素是肯定的,但曾處長一而再、再而三的荒唐言論,不禁令人質欵他是否真的收到政治命令,以鐵腕對待政治活動。今次一哥「低調通緝,高調拘捕」和平佔中核心義工陳玉峰,已惹起公眾質疑和重視,為免被認定是助紂為虐的統治工具,曾處長與律政司必須盡快詳細交代事件,例如對陳小姐的偵查工作因何需時兩年、詳細闡述高低調通緝的制定和理據及如何確保市民安全等,同時亦應注意警隊的公關工作,如與示威團體詳細討論安排及適當地讓步。以荒唐解釋博取市民相信才是「天方夜譚」。 原刊於信博 http://www.hkej.com/template/blog/php/blog_details.php?blog_posts_id=101518

警權過大 | 廖成利

警權過大 去年副總理李克強訪港期間,警方進行了超嚴密的保安措施,在新聞片中清楚可見有穿黑衣的高級警員以手阻擋鏡頭,有身穿平反六四汗衣請願男士被警方抬離現場,亦有警員亂搜女記者銀包手袋,涉嫌濫權。事後警務處一哥曾偉雄曾為黑衣人解話,成為出名的「黑影論」,更強調「為維護法紀要道歉,是天方夜譚」, 結果記者和市民共提出十六宗投訴個案,涉及四十宗指控,投訴警察課進行調查及提交報告後,日前監警會公佈其中九項妨礙和阻止採訪的指控全部成立。事件反映了警察濫權,缺乏監察,令香港的言論和採訪自由亮起紅燈。 要有效監督警隊行為,防止警權過大,必須透過行政監察和法律制度互相配合。按現時的制度,只有投訴警察課可以調查被投訴的警察,令人懷疑自己人查自己人的結果有欠公允和透明度。而監警會扮演行政監察的角色,只能就有關警隊投訴的性質歸類,沒有調查權之餘,更無權為違規行為進行懲處,有如無牙老虎。 所以監警會雖然已確認指控,但警隊破壞言論和集會自由的行為,會否因而受到懲處,令同類事件不會再發生呢?但暫時未見警隊有任何知錯會改或公開道歉的回應。 筆者認為當局必須檢視現時制度,讓監警會擁有獨立的調查權,令市民相信投訴警察的事件會得到公平處理。 廖成利律師 Bruceliu1008@yahoo.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