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貧窮

馮檢基 : 政府欠了一個扶貧夢

如電影對白所云,人生沒有夢想實與鹹魚無異,這實為本屆政府扶貧工作的寫照。對政府扶貧方面的不同評論,早於上月見諸大小報章、網絡媒體,故不贅,只在此略舉三例指出政府於扶貧範疇何等欠缺夢想與大志。

馮檢基 : 三分一個扶貧承擔

貧窮線的制訂,是要識別貧窮人口,讓政府推出具體政策助人脫貧,而不是要讓窮人鬥窮才獲得援助。若然政府只願承擔三分一的扶貧責任,實在有違訂立貧窮線的精神,叫人失望。

民協就2014施政報告和2014-2015財政預算案建議 (重點)

民協就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建議重點     當權者必須改變唯我獨尊的思維,放棄以分化挑撥作管治的手段,撥亂反正,回歸香港既有和行之有效的管治規範和模式。當權者並要虛心反省,徹底解決上台以來誠信危機,重建官民互信;檢討和改革施政理念,建立兼顧各階層的全民發展觀。

民協就2014施政報告及2014-15財政預算案提出建議

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 梁振英先生: 民協就2014施政報告及2014-15財政預算案提出建議         首先,民協對特區政府過去一年多的施政失效和管治無能深感遺憾,政府對強烈民意的不聞不問,以至多番破壞政府既有的行事準則和方式,無力捍衛甚至主動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令社會走向分化、動盪和不安,這絕不是香港之福, 閣下理應深切反省、撥亂反正、回歸正道。一個理性有為的特區政府,理應廣納民意,耳聽八方,維護「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以「丞相肚裡可撐船」的胸懷,虛心改善管治,讓施政緊貼民情。

市民水深火熱,扶貧措施遲遲未見

今早特首梁振英主持貧窮高峰會,表示訂立貧窮線在住戶入息中位數的50%,而這個數字在6月時已經發放,拖延到今日才公佈,完全是為梁振英「做秀」,犧牲扶貧,扶貧委員會成立一年多,高峰會仍只是分析貧窮人口,完全沒有具建設性的政策措施,民協對政府的扶貧決心和能力有很大質疑。

「兌現特首競選承諾,推行低收入家庭補貼」 低收入家庭補貼方案發佈會

特首梁振英自上年七月一日起上任,至今已近一年,他承諾要重設扶貧委員會,設立一條貧窮線,為香港貧窮問題「對症下藥」,然而,一年過去,我們只見物價高漲、房租暴升、基層市民生活每況愈下,扶貧委員會的工作成效實在令人質疑。梁振英在競選政綱中清楚提及「紓緩在職貧窮及跨代貧窮問題…研究為低收入家庭提供生活補貼」,扶貧委員會於5月24日的第四次全體會議,終於就如何支援沒有申領綜援的低收入在職家庭達成共識 – 需向在職貧窮的低收入家庭提供補貼,卻仍然沒有任何具體方案! 故此,爭取低收入保障聯席於2013年6月24日於立法會大樓內舉行低收入家庭補貼方案發佈會,要求特首梁振英能夠兌現當初的競選承諾,研究並推行低收入家庭生活補貼,積極回應在職貧窮問題!  

馮檢基 : 貧窮線的制定

香港貴為全球最富裕的城市之一,但也成為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地區。儘管過去5年港府“派糖”逾千億元,但本港的貧富懸殊問題仍未有減輕的跡象,聯合國人類住區規劃署發表年度報告,指香港的堅尼系數上升至0.537,達四十年新高,距離可能發生動亂的0.6,只有一步之遙。 本港的貧富懸殊問題從打工仔的收入可見一班。根據人口普查報告,全港最低收入一成住戶只佔全港住戶總收入0.6%,與最富裕階層相差67.3倍,較2006年急增50倍;資料亦顯示,全港最高收入的兩成人賺取了近60%的總收入。再者,香港過去十年間的通脹率達12%,但低薪一族的收入反而下降,反映基層市民完全不能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 香港的貧窮問題有其結構性的原因,如產業失衡、全球化下的工業轉移、泡沬經濟的出現和房地產市場的畸形發展等,社會已明瞭單靠個別一兩項頭痛醫頭的扶貧政策根本解決不了貧窮問題,故民間社會數十年來一直爭取訂立貧窮線,以釐清香港貧窮的問題。貧窮線的作用是為貧窮作出具體定義,了解貧窮情況,協助制訂政策,檢視政策成效,更有望藉此推動政府採取更多措施拉近貧富差距。 大體而言,世界上有兩種釐定貧窮線的方法,一是普遍歐洲地區使用的相對貧窮線,以住戶入息中位數的六成計算。一刀切的「相對貧窮線」操作簡易,又易於檢視其他政策的扶貧成效,但該線展示出的是以收入差距來定義,除非社會上所有人的入息相同,否則相對貧窮必定存在。第二種是美國和台灣使用的絕對貧窮線,以生活必須的開支計算來釐定,類似本港綜援的計算方法。絕對貧窮線能具體反映民眾實際生活,更有利於考慮每一特殊群體的生活所需,但操作相對複雜,單是什麼為必需品已可能引起一番爭論,同時難以處理貧窮差距的問題。世界亦有些地區使用多於一條貧窮線,或結合收入與支出的因素來制定貧窮線,以補不足之處,但無論貧窮線如何制定,政府都必須向市民解釋清楚原因及其局限性,並早日諮詢市民的意見。 香港的社會已相當發達,我們在制訂貧窮線時,不應只考慮「生存」的基本需要,還應該考慮公平發展的需要。這樣,基層才不致輸在起跑線上,社會才能真正脫貧。期望扶貧委員會停止黑箱作業,將貧窮線的制定開放給大眾討論。   原刊於信報 http://www.hkej.com/template/forum/php/forum_details.php?blog_posts_id=100964#msg_1265221

貧窮訂6成 扶貧有保證

扶貧委員會對貧窮線水平達成初步共識,擬訂於每月家庭入息中位數五成仍為貧窮線,並擬定計算福利轉移後的參考線分析政府政策成效。適逢今天,四月二十七日上午,扶貧小組委員會在立法會舉行公聽會,民協與一眾民間團體於公聽會內表達認為貧窮線需家於入息中位數六成的意見,並一起在公聽會中高舉六成牌。集會期間,在場的基層街坊一起進行一個: 「六成六成,尊嚴生活,水到渠成」的街頭劇,街頭劇主要表達現時處於貧窮線底下的街坊,收入低於六入息中位數六成,他們伸高手也掂不到在他們上面的尊嚴生活線,象徵現時街坊的生活離尊嚴生活還有一段距離。之後,街坊站到貼有低收入補貼的木箱上,表示如果政府定貧窮線於入息中位數六成及推行低收入補貼的情況底下,基層街坊的生活水平推高並達到尊嚴生活的水平,生活得到改善。及並要求: 1. 政府將貧窮線訂於住戶入息中位數六成,扶貧線訂於入息中位數七成 早前有團體發佈的《基層生活開支及貧窮線意見調查報告》指出,超過七成的受訪基層市民均認為家庭入息中位數六成才能應付基本生活開支。如將入息中位數五成與現時生活水平滯後的綜援金額對比,一人和六人的家庭的入息中位數五成是比綜援低,可見貧窮線如訂於入息中位數五成,根本未能反映基層家庭的基本需要。而六成則明顯是現時香港社會的基本生活水平線,故一眾民間團體建議貧窮線應訂於「家庭入息中位數60%」水平,並以「開支」量度貧窮情況,以反應市民基本生活需要,制定反應真正貧窮情況的貧窮線。 設立貧窮線的同時,應該定立入息中位數七成為「防貧線」,以便政府推政策防止處於貧窮邊緣的家庭跌入貧窮線下。 2. 入息計算不包括長者生果金 至於量度政府扶貧的成效方面,民協認為政府不應計算生果金的租金津貼。民協認為長者生果金,原意敬老,是政府對退休工友的回饋,屬「禮物/利是」的性質,不應列作收入計算,應積極考慮特別豁免計算。 3. 扶貧委員會必須就貧窮線的制定進行公開諮詢 扶貧委員會委員需向社會問責,在制訂貧窮線前作廣泛的諮詢工作,主動邀請各基層市民、民間團體及政黨等進行交流會面。扶貧委員會應增加議會透明度,公開所有討論文件及會議紀錄,向公眾交代及讓市民監察政府及每個委員的發言及投票紀錄。 4. 設立全面的低收入家庭補貼政策 過往政府在處理在職貧窮問題上只有頭痛醫頭式的補救措施,而關愛基金的援助治標不治本,缺乏一套全面而長遠的扶貧政策,聯盟要求政府盡快訂立低收入補貼,作為訂立貧窮線後的施政重點,全面覆蓋低收入家庭包括住屋、就業、日常必要開支、照顧子女等生活所需。      

抗議扶貧委員會黑箱作業

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與一眾民間團體, 爭取低收入保障聯席、葵涌劏房住客聯盟、同根社、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天水圍社區發展陣線、北區就業問題關注組、深水埗關注劏房權益組、低收入家庭權益關注組、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等抗議扶貧委員會黑箱作業。 特首梁振英早前宣布會訂定出香港的「貧窮線」,協助政府當局了解香港的貧窮情況,以便引導政策方向和量度扶貧政策的成效,而制定「貧窮線」也成為今屆扶貧委員會之首要任務。「貧窮線」應以甚麼標準訂立,以入息或是開支需要?家庭入息中位數五成或是六成?計算「福利」轉移與否?社會上仍未見有足夠討論及共識。「貧窮線」的訂定,無疑是香港扶貧路上一個重要的關鍵,可悲的是一直以來,扶貧委員會的組成、架構、整個議程、訂立貧窮線的標準、各議員表態等等都缺乏透明度。 扶貧委員會於今天(3月28日) 下午召開會議,討論制訂貧窮線的計算方法。按該貧窮線及參考指標推算,現時香港活於貧窮線下的人口約為130萬,然而計算福利及房屋轉移後,則餘下70萬貧窮人口。令人質疑的是,有關結論完全沒有經過公眾諮詢,其計算方法更是有方便政府「做數」之疑。貧窮人口由130萬縮減70萬,近60萬貧窮人口「被消失」。 有見及此,一眾民間團體在扶貧委員會議後隨即召開記者招待會,批評政府做法「閉門造車」。一眾團體代表拿出「黑箱」諷刺扶貧委員會成員黑箱作業,沒有作廣泛諮詢及討論,令千千萬萬的基層街坊產生疑慮,更無邀請基層代表參與討論。基層市民及各個團體亦完全不能監察委員會的工作,更遑論基層意見可以在委員會內被重視! 一眾民間團體建議及訴求﹕ 1. 扶貧委員會應在制訂貧窮線前作廣泛的諮詢工作,主動邀請各基層市民、民間團體及政黨等進行交流會面。扶貧委員會應增加議會透明度,公開所有討論文件及會議紀錄,向公眾交代及讓市民監察政府及每個委員的發言及投票紀錄。 2. 早前有團體發佈的《基層生活開支及貧窮線意見調查報告》指出,超過七成的受訪基層市民均認為「一個合理而能應付現時生活開支」的水平最少要達到「家庭入息中位數60%」,故一眾民間團體建議貧窮線應訂於「家庭入息中位數60%」水平。 3. 除了以「入息」作為計算貧窮線的方法外,我們亦要求扶貧委員會以「開支」量度貧窮情況。根據上月《基層生活開支及貧窮線意見調查報告》所指出,近三成受訪家庭面對入不敷支情況,反映本港物價持續上漲,收入追不上通脹,故此,政府須展開基本生活開支調查,有系統地計算其「每月家庭開支」,並了解其開支模式及形態,以制訂相關扶貧措施的津貼額,如租金津貼、低收入家庭生活補助或檢討綜援標準金額等,保障基層生活水平。 4. 在計算福利轉移時,應積極考慮特別豁免65歲以上長者生果金,因為生果金原意敬老,是政府對退休工友的回饋,屬「禮物/利是」的性質,不應列作收入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