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選舉

廖成利 : 正義必勝 賄選必敗

賄選的後果是甚麼? 答案可在著名練馬師簡炳墀案(CAAR11/2011)中找到。話說兩年前,在上水鄉事委員會的選舉中,簡氏企圖以十三萬元換取村代表廖富壽的一票,後來東窗事發,他竟獲裁判處輕判入獄三個月零兩星期,明顯偏離了案例的指引。有感判刑太輕,律政司於是提出上訴。日前,上訴庭推翻了原審法庭的判刑,將簡氏加刑。上訴庭在判詞中強調香港正邁向普選,任何賄選行為都必會受到嚴懲。

馮檢基:補選勝出的啟示

剛結束的油尖旺區議會京士柏選區補選,民協林健文獲得1515票,以超過700票力壓建制派代表。在區議會補選,民主派一向輸多贏少,今次一記漂亮勝仗,究竟帶來什麼啟示? 近5次區議會補選,民主派相相落敗,對上一次勝仗已是2010年,當時南區薄扶林選區新民黨區議員因加入政府而辭職,引發補選,結果民主派的司馬文擊敗新民黨代表當選。建制派資源龐大,組織網絡既深且廣,在區議會的勢力不斷擴大,民主派要在區議會選舉中擊敗建制派越來越困難,在補選時建制派能集中資源推動選舉工程,民主派要勝出似乎相當困難。今次林健文竟然能勝出,可以初部歸納為三個原因,分別為扎實的地區工作、民主派的團結以及市民對社會不公義極為不滿。

京士柏補選 民協林健文勝出

民協候選人林健文以1515票勝出,大幅拋離只有逾700票的第二位鄧浩斌。 林健文兩年前在該區僅以2票敗給西九新動力副主席梁偉權,事後區內爆出「種票」醜聞,林健文提出選舉呈請,高等法院今年3月判梁未得授權把58名支持者印在宣傳單張上違反《選舉舞弊條例》,判梁偉權當選無效,終審法院7月駁回梁的上訴申請,該區需要重選。

民協將舉辦和平佔中第二次商討日

和平佔中將展開第二次商討日,就 2017 真普選,凝聚社會共識。民協廖成利:過去吳文遠是被拘捕的那位,我去保釋。我們今次會去自首,會承擔,和之前不同。民協會全力參與。每個辦事處會有小型的商討日。已派了一萬份和平佔中單張。 <商討日二:參與和充權> 商討(Deliberation)是香港民主發展的重要組成部份。今年六月,600位支持者參與了商討日(一),並得出七大關注議題,包括要把運動變成「全民運動」。 經過三個月的努力、又承受接二連三的打壓,商討日(二)終可在今年9月開展,遍地開花。目前至少有20個團體和政黨,已承諾攜手進行商討日(二),希望可以為社會上的邊緣群體和市民充權。DDAY2日曆及有關組織者請見附件一。 <如何做 DDAY2?> 參加者會分小組,討論以下三個題目: (1)民主與你有何干? (2)如果有得揀,你會想如何選特首? (3)如何令佔中運動有效地達成爭取普選目標? 完成DDAY2後,年底我們將會舉行全民投票,讓所有DDAY2 參與者,就選特首原則排序投票,以顯示他們認為這些普選原則的重要性。 在之後的商討日(三),我們希望有更多市民可以參與商討,形成我們自己的普選方案。  

市民的選票才配作筲箕 (馮檢基)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出席立法會舉辦的午宴,為歷來首次與全體立法會議員午宴,打破了中央長久以來只與建制派會面,缺少與泛民主派交流的偏聽局面,對中央政府了解香港人對民主普選的祈望有積極的意義。 在午宴開始之前,筆者向他送上一隻筲箕船,喻意特首選舉不能有篩選,不能以任何政治原因,架設任何不合理的關卡以「篩走」不同政見的人。想不到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午宴上竟回應,表示不能簡單否定篩子功用,更指筲箕是祖先的智慧發明,假如沒有篩子,就不能從稻穀中很容易挑選出優良品種,又或者把敗滓過濾,明顯地,張曉明再一次偷換概念將民主選舉與「篩選」預選混為一談。

與范太商榷 — 香港不能有真普選? (馮檢基)

協恩中學以「佔中引起的法治問題」為題舉行講座,並分別邀請了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及法律學者戴耀廷主講。而其中范太主要有兩個觀點,一為「佔中」是自殘,且未必可令北京改變立場,代價則要下一代承受;二為普選並無真假之分,而且普選需要在基本法框架下進行討論,否則無補於事。 第一,香港人爭取民主三十餘年,遊行請願絕食,談判討論協商等方法通通嘗試過,換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先有0七0八普選的承諾一夜灰飛煙滅,後有一七二0普選再一次玩弄定義,一時要愛國一時要篩選。觀乎香港形勢,發展停滯、矛盾對立到了頂峰,再次失去普選才是自殘,其後果是幾代香港人都難以承受的。 第二,國際上的普選雖有不同的形式,如總統制、議會制等,具體方法亦各有不同,但先篩選後普選的方式,恐怕只在伊朗等國應用。而且,基本法本已有實施真普選的空間,按照基本法第45條,「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雖然條文列明參選人需得到提名委員會提名才能成為特首候選人,但並無規定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方法。即只要將現有提名委員會的小圈子擴大成具備廣大民意基礎,例如由真普聯提出的方案 – 全民選出提名委員會或由民選區議員及立法會議員組成提名委員會,再經民主程序提名候選人,便既能符合基本法的要求,亦令特首選舉的提名和參選方法符合普及而平等的原則,以達致真普選。 真普選絕對可以出現於基本法框架下的。理性和依法討論,從而得出一個符合人大常委的決議,也符合香港的實際需要及市民期望的政改方案,這才是摧毀「佔中」行動的最強武器,亦是唯一可能避免雙輸的方法。 最後,借學生的一席話作結:「香港人爭取民主不下二三十年以來的事,今年七一數十萬人上街爭取想要的真普選、由全民提名普選特首,我們依法遊行等表達意見,但我想問范太怎樣證明2017年真普選並非顧全大局?」 主場新聞 http://ht.ly/mP2o1 

民協林健文律師回應京士柏選區選舉結果上訴裁決

就2011年區議會京士柏選區選舉,高院於3月22日裁定現任區議員梁偉權行為違法,當選欠妥當,因此判民協林健文勝訴,京士柏選區選舉結果無效,需要進行補選。梁偉權就判決申請上訴,今日 (2013.07.04) 上午終審法院就梁偉權的上訴申請下達裁決,正式拒絕其申請,而京士柏區選區需要進行補選。 民協林健文律師表示不認同梁偉權指因為「小失誤」輸掉議席的言論,他指出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指梁偉權犯了「嚴重失誤」,認為他身為四屆區議員,在選舉中疏忽處理支持同意書的程序顯然是不合理及令人難以接受。林健文又質疑梁偉權處事這樣疏忽,是否適合繼續擔任區議員,以及有否辜負支持者的信任。 林健文認為,是次選舉呈請除了能夠喚起社會對種票的關注外,亦令社會人士及法院正視違規問題。他對廉政公署及律政署的處理手法感到不滿,但表示法院嚴肅處理有關情況,也是選舉呈請成功之處。 林健文強調,公平、公正、公開的選舉,實為民主必不可少的基石,不論是種票還是選舉違規,實在需要社會正視。他又補充,會積極考慮參與京士柏選區的補選。

正義必勝! 民協歡迎法庭拒絕梁偉權上訴

高等法院早前裁定前年區議會選舉京士柏選區當選者梁偉權選舉資格無效,梁偉權向終審法院申請上訴被拒。民協歡迎法庭的裁決,並認為公平廉潔的選舉,為香港的重要基石。 2011年以兩票之差,輸給西九新動力對手梁偉權的民協成員林健文同一批支持者,早上到法院外支持公平選舉。現任區議員梁偉權在前年選舉時未有按法例要求,在競選宣傳品刊登支持者名單前,先取得他們的書面同意,涉嫌觸犯選舉舞弊行為條例,高等法院早前裁定梁偉權選舉資格無效,需要安排補選,梁偉權之後向終院申請上訴但被拒。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表示,選舉公平好重要,需要遵守遊戲規則,確保選舉公正性。 在2011年油尖旺區議會選舉京士柏選區中,共有45人被裁定罪名成立,涉及的罪行包括種票、串謀詐騙及提供虛假資料以進行選民登記。他們分別被判須履行社會服務至監禁一年不等 。 另外,梁偉權因為在競選刊物中,列出58名支持者名字,但最終只呈交6人簽署的書面同意書,涉嫌違反《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可能會被褫奪議席。他早前向高等法院申請豁免受罰,但被法庭拒絕。  

馮檢基 : 為何不信任港人?

近日,梁愛詩及吳康民發表多番言論,進一步為中央代言,梁愛詩女士說如果港人真的「蠢到咁」選不愛國不愛港又與中央對抗的人做特首,實不能怪中央作何反應,而最終受害亦可能是港人。吳康民先生則進一步闡述香港普選與西方不同,因為香港不是獨立政治實體。另一方面,中央亦對特首有「選舉權」。他認為與其選一個不當人選致令中央不任命,不如以提名委員會解決此憲政危機,但這些做法都有明顯缺憾。   首先,以愛國愛港等難有清晰定義的準則來為選特首設限是不可能的。即使為中央接受葉劉淑儀、曾鈺成等人士亦曾被勸退,唐英年亦曾因在論壇上指控梁振英而被批評,連梁振英近日亦因限奶令而被斥「傷害兩地人民感情」,可見中央愛國愛港的標準可隨時「微調」,根本無據可依,無例可循。再者,有論者指香港並非獨立政治實體,但君不見美國的州份、甚至蘊釀公投脫英的蘇格蘭皆有民主政制?吳老先生想說的應是香港屬於中國,而中國不容許香港有西方的民主政制,因為此制可能選出其不認同的人。 其實問題核心是,中央對港人不信任,對港人的選擇不信任。可是,歷史證明港人對國家從來「是其是,非其非」,對國家關愛的例子俯拾皆是,再者,看看各國普選後的情況,社會只會更為穩定,激進行為逐漸減少,選出的人即使有對抗行為亦不大可能是無事生非搞破壞的。而以提名委員會解決這憲政危機更是不智,與其以權力否定港人選擇及對中港分野視而不見,以避免憲政危機為名掩蓋統治危機,最後受害的不只是港人,國家亦然。   倘若中央真的「蠢到咁」否決數百萬民意授權的人,再一次背棄自己的承諾,香港的民怨反彈難以估計,更可能的是十多年來的政治爭吵將會繼續,更將繼續激化,更進一步破壞香港與中國的關係;香港人為普選已討論,等待、準備多年,要求普選絕非一步登天。   刊於輔仁媒體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4/15/35872

真普選聯盟邀請喬曉陽公開辯論

中華人民共和國 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 喬曉陽先生 喬曉陽主任: 公開辯論邀請函 閣下於本年3月24日在深圳會見香港建制派立法會議員的發言,令香港市民對中央政府容許香港實施真普選再無寄望。閣下表示:「在一國兩制下,香港行政長官普選是有前提的,就是前面所講的,一個前提就是要符合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另一個前提就是不能允許與中央對抗的人擔任行政長官。當然還有其他一些條件,但最根本的就是這兩條。這兩個前提不確立,不得到香港社會多數人的認同,是不適宜開展政改諮詢的,就是勉強進行諮詢,也不會有好的結果,欲速則不達。」中央政府不停為普選行政長官設置關卡,如今還要把政改諮詢的大門關上,公民社會在政改問題上將無法透過正式渠道向特區政府表達意見,只會令香港市民走上抗爭之途。 座談會上,閣下又提到:「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對普選行政長官的規定是明白清楚的,已經解決了由誰提名、提名委員會如何組成和選舉權普及平等問題。」我們很驚訝,原來201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的細節未定,在中央政府眼中都已經符合了普及而平等的原則。但是,正如真普選聯盟成立宣言所示:「任何篩選或預選機制如令廣受市民支持的參選人最終無法成為候選人,必然是假普選,踐踏市民的選舉權和被選權。再者,愛國愛港並無客觀法律定義,這樣的要求容易淪為政治審查,真普聯堅決反對。」 為此,本人謹代表真普選聯盟邀請 閣下於本年4月7日下午2時參加由我們在香港城市大學主辦的政制研討會,公開辯明什麼選舉才是真普選,什麼選舉才會符合普世價值和國際標準,什麼選舉才會真正體現公民的政治權利。真普選聯盟要求 閣下面對香港市民清楚解釋。 順祝 政祺! 真普選聯盟召集人 鄭宇碩   謹啟 2013年3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