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電視

民協抗議中聯辦干預特權法投票意向

民協多名成員今天上午帶同「搖控器」到中聯辦門外抗議中聯辦干預立法會事務,嚴重損損害「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原則。   星期四立法會辯論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索取行政會議對免費電視發牌決定的相關文件時,立法會醫學界代表梁家騮表示,有中聯辦前線人員早前與他談及發牌事件。這樣的舉動絕不是「一國兩制」規定下可允許的行徑。

泛民杯葛與特首午宴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中午在立法會設午宴,款待行政長官梁振英、行政會議成員及立法會議員。 不過,泛民議員杯葛午宴,並計劃趁梁振英進場前向他示威。午宴將於下午1時開始,歷時約1小時,款待行政長官梁振英、政府官員、行政會議成員及立法會議員。但泛民議員不滿政府拒絕交代增發免費電視牌照的準則,決定杯葛午宴。他們帶同黑箱及市民的心意卡,在宴會廳外抗議。

馮檢基 : 人在做天在看 電視擊起千重浪

整個免費電視風波發展大半個月,梁振英一直拒絕交代真相,先以有司法覆核為藉口不作交代,到司法覆核被徹回,又以行會保密制為擋箭牌,依然不肯交代。面對廣大市民強烈訴求,梁振英以保密制為藉口,拒絕向公眾交待免費電視發牌的準則,讓人看到行政會議保密制已淪為一個大黑箱,成為梁班子掩飾黑幕的工具。 而,今次梁振英的如意算盤卻打不響,免費電視發牌的決定讓普羅大眾清楚看到政府決策過程的陰暗面,一個違背公眾利益和公義的決定,竟然可以不作交代,梁振英企圖隻手遮天的做法已觸動了香港人的底線,觸動了平常對政治不感興趣的市民。

馮檢基 : 行會保密制淪為黑箱 引用特權法才是出路

面對廣大市民強烈訴求,梁振英依然以保密制為由,拒絕向公眾交待免費電視發牌的準則。一個如此荒謬的發牌決定,讓人看到行政會議保密制已淪為一個大黑箱,成為梁班子掩飾黑幕的工具。 整個免費電視發牌的爭議,梁振英一直拒絕交代真相,先以有司法覆核為藉口不作交代,到了司法覆核被徹回,又以行會保密制為擋箭牌,依然不肯交代。梁振英上任一年多,施政並無吋進,面對問題缺乏能力解決,只懂使用拖延策略,期望社會氣氛淡化,或等待有新問題出現,使公眾焦點轉移,以圖蒙混過關。

跨黨派34名立法會議員聯署要求發3個免費電視牌

聯署內容如下: 我們要求政府發出三個新免費電視牌照聯署 鑑於普遍市民對行政長官與行政會議只發出兩個新免費電視牌照的決定相當不滿,政府亦未能就此決定作出合理解釋,因此,我們要求行政長官及行政會議跟隨既定的廣播政策處理申請,並向三個符合資格的申請者發出牌照。

楊振宇 : 發牌爭議 有無公義

增發免費電視牌照風波愈演愈烈,不獲發牌的香港電視網絡主席王維基,兩度炮轟當局審批過程「黑箱作業」,在未有諮詢公眾的情況下,將「來者不拒」的發牌準 則改成「三選二」,違反程序公義,激發12萬人上街,而特區政府以行會保密制等作「擋箭牌」拒絕公開理據,亦令官方的解畫顯得蒼白無力,令人懷疑政府背後 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事件亦愈趨政治化,政府面對的危機可能已達臨界點。

馮檢基:發牌風波行會需政治問責

免費電視發牌釀成掀然巨波,12萬市民上街反對政府黑箱作業,輿論幾乎一面倒要求政府發出第三個新牌照予王維基的香港電視,打破無線與亞視了無生氣的悶局,為本港電視業重新注入創意和競爭。市民看電視希望有多些選擇,合情合理合法,但梁振英政府逆民意而行,行政會議理應就發牌決定的缺失負起政治責任。

施德來:我們的聲音你聽到嗎?

這個星期日,數以萬計的市民,捍衞着公義而遊行到政府總部,要求重新審視簽發免費電視牌照,並質疑行政會議只簽發兩個免費牌照的決定。政府昨日(10月 20日)一日內罕有四度發聲明,多次強調審批過程符合程序公義。但更多行政會議成員指出,行政會議角色如同顧問,發牌最終由行政長官拍板。這次事件,喚起 更多真正沉默的市民,因着對政治不了解,因着日常工作忙碌,甚至關注政治。但一夢驚醒,怎麼香港變得如此不公義?這個政府到底在為誰服務?

參與 【爭取開放大氣電波電視頻譜遊行】

政府公佈發出兩個新的免費電視牌照,分別由有線寬頻屬下的奇妙電視及電訊盈科屬下的香港電視娛樂奪得。最早申請牌照的香港電視網絡則不獲發牌。民主黨一向催促當局盡快發出新的免費電視牌照,因此對於當局的決定,民協表示遺憾及費解,故參與遊行要求特首交代有關免費電視的發牌準則,以及不發牌與「香港電視」的原因。民協反對政府黑箱作業,操弄媒體及資訊流通,要求重新審視免費電視發牌的結果。

馮檢基:悼念港劇的光輝歲月

香港,一向被認為是遍地黃金、機會處處的福地,人們只要肯努力便可以換取成功,經歷過七八十年代經濟起飛的香港人相信感受會更深。當年,人人有工做,肯搏肯捱的不愁工作,不少人願身兼多職望多取工錢,以改善生活;家庭主婦除了照顧家庭,更可以參與串膠花等工作,幫補家計。當年,是一個百家爭鳴,百業興旺,大家為經濟打拚的年代。